686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6:47:52
A+ A- 關燈 聽書

龍承天想了想,還想解釋龍秀水的事,可見溫暖並不想聽,龍承天也只好作罷,是了,她是聽不進去了,母親怕是傷了溫暖的心。如此冷漠,如此寡淡,溫暖又是固執的性子,該多傷心,她特意在客廳,本想聽一聽母親說一二句關心她的話,可全然沒有,龍承天想,或許這輩子,她們母女情緣真的很薄。

“好,等天氣暖和一些,我陪你一起回去。”龍承天說道,母親不關心她,他很關心她,溫暖點了點頭,起身上樓,梳洗後一個人躺在床上,了無睡意,默默地掉眼淚,她有些傷心。總覺得難受,最近情緒總是容易受外界影響,容易浮動,容易生氣,也變得敏感,一想到龍水秀的冷漠,溫暖便有一種說不出的揪心。

她是她的親生女兒,為什麼要如此淡漠,若她有一名小公主,一定呵護長大,一定捧在手心,不捨得自己的小公主受半點傷害。

為什麼母親不疼她?

溫暖吸了吸鼻子,暗罵自己傻氣,大半夜一人流眼淚做什麼,她媽咪是極疼她的,她又當她是公主的媽咪,有了,有了……迷迷糊糊地想著,她便睡著了。

一睡便到中午,最近貪睡,她的作息一般都不規律,特別是有工作的時候,早起晚歸正常,且又淺眠稍微有點聲音便醒來,睡眠一直不好,可最近卻特別貪睡,總睡得很晚,吃得不多,胃口有些差,天氣冷,她也不愛出門,總愛開著暖氣躲在房裏看書,困了睡覺,睡醒了看書,日子過得十分愜意,她什麼都不管,只管自己舒服。

龍承天年後有些小忙,整天都在書房,溫暖也不去吵他,為了陪她,哥哥荒廢了許多工作,也該收心工作了。她一个人也能自娱自乐,偶尔和温爸爸,温妈妈通电话,偶尔和好朋友们打电话,日子过得舒服,倒是她试着打温静电话打不通,温妈妈说温静去伦敦朋友家里玩,温暖要了电话号码打过去,是一位女人接,说是温静出去玩了,要很晚回来,果真她过来的温暖都睡着了,姐妹还没说上几分钟,温静就有事挂电话,隐约听她不知道骂谁混蛋骂得很爽快,挂电话声音还特别重,小姑娘一直都有一些小脾气的,爸妈把她们当成掌上明珠,便一直宠爱着,温暖失笑,温静或许和谁在拌嘴吧,她去电话打得不是时候,后来打过去几次,每次温静都没有马上听电话,她似乎很忙,温暖找她都不在,隔了许多才回电话,回电话最长也不超过五分钟,有时候挺她的声音好像跑了八百米似的,温暖听了十分担心,还没仔细问温静又没声了。

真真是忙啊。

溫暖便也不打擾溫靜了,她難得出國一次,便讓她好好玩吧,爹地媽咪沒人陪著過年,她要回去陪著了,也回去陪非墨了……

希望非墨身邊,還有她的位置,希望一切還不太晚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他們回國的時候,正月都過了,溫暖也沒瞞著爹地媽咪,龍秀水和媽咪是好朋友,必然和媽咪說了,她和溫媽媽說的時候,她果然沒有太過驚訝,見了龍承天更沒有什麼驚訝,且十分歡迎龍承天來他們家住,龍承天不想麻煩溫家兩老,且他在A市又有房子,自然住他的家。

溫暖也不勉强,人在機場的時候便分開了。人出了vip通道便被幾名記者圍住了,巧合是,今天是和溫暖同時出道,且和溫暖競爭過新人獎的那對組合從外城回來,那幾名記者原本是挖他們的新聞的,沒想到看見溫暖,鎂光燈一陣亂拍,溫暖在歐洲幾乎沒有人偷拍,在美國也很少也遇到這樣的情况,一下子都有些不習慣了。

幸好記者不是很多,也就五人,溫媽媽和溫爸爸一路護著溫暖上車,躲開記者,溫暖只留下回家陪二老,便不再說話,上了車,溫爸爸便開車快速離開機場。

……

溫暖回國的事情,瞬間傳遍了整個A市,那是一個大新聞,如今她是國內最有新聞價值的女星,今年梁紅玉入選戛納電影節最佳外語片提名,獲獎有很大的希望,且根據可靠消息指出,溫暖有可能也會獲得影后提名,除了韓碧外,國內第二位在戛納電影節上大放异彩的女藝人,自然非常有新聞價值。

且她是葉非墨前妻,這身份又更是勁爆,一回來的消息便傳遍了,報紙還沒出來,網上的照片已經刊登出來,傳得人人皆知,引起轟動。

安寧國際大廈,葉非墨正在處理公務,突然接到林寧打來的電話,讓他上網看娛樂新聞,葉非墨說了聲無聊便掛了電話,繼續辦公,半個小時後讓張玲召集安寧國際高層開會,開會開了一個多小時,他才回到辦公室,又接到唐舒文的電話,也讓他上網看娛樂新聞,葉非墨惱火,這些人吃飽了沒事幹嗎?

今天的娛樂報紙並沒有什麼勁爆的消息,就靠綠光那批人能挖出什麼勁爆消息,都是一些捕風捉影的事情,葉非墨開會過後也有點倦,剛一上完便看見某某入口网站的新聞消息。

葉二少前妻,國際大明星溫暖回國了。

下麵是記者在機場拍到的照片,下麵更有好事記者猜測,溫暖這一次回國是不是也為了和葉非墨複合,有沒有機會和安寧國際重新合作。

以溫暖如今的知名度,和安寧國際合作是互惠互利的事情。

葉非墨唇角死死抿唇,是龍承天陪她回來的吧,雖然現場沒看見龍承天,只看見溫家爸媽也接她,龍承天對溫暖掌上明珠一般,怎麼放心她一人回來,一定會陪同。

然而,這和她有什麼關係,有什麼關係?

他和溫暖早就沒了關係,她回來關他什麼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