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5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6:47:34
A+ A- 關燈 聽書

溫暖洗澡的時候,特意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胎記,栩栩如生,當真是鮮豔至極,紋身做不到這樣的絕美精緻,她心中悶悶的,當年母親的巫術為何沒有成功,是心中有牽掛,還是命中註定,不管是哪一種,都造成如今的結局了。

洗了澡,化了淡妝,龍承天帶她出去吃飯,今天很冷,她穿得厚,龍承天疼愛她,把她緊緊地護在懷中,遮去了寒風,過年這段日子,龍承天都帶著溫暖吃遍莫斯科的美食。溫暖並不是很喜歡莫斯科乾冷的天氣,她還是最喜歡A市的四季如春,哪怕是冬日也暖和至極。

再陪龍承天一段時間,她便要回A市了。

吃飯的時候,溫暖想起下午的電話便和龍承天說了,龍承天微微一怔,笑說,“可能是母親。”

他認識的女人中,能叫他名字只有無雙和母親,無雙是連名帶姓地叫,母親叫他承天,溫暖一怔,心中一陣難受,下午才看過母親的日記,理解她的苦楚,可母親聽到是她,竟掛了電話,掛了電話……

她問都不問一聲,為什麼?

是因為她是龍家繼承人麼?就因為這樣,母親對她不理不睬麼,這又不是她的錯,溫暖抿唇,有幾分難受,任是誰遇到這樣的情况都會有點小鬱悶。

龍承天說,“小妹,你不要多心,母親只是和你從小分離,比較生疏,所以不知道和你說什麼,她心中是很掛念你的,不要難過。”

“她沒有掛念我,也不關心我,她所關心的,應該是我不關心的,我見過她一面,她什麼都沒對我說,仿佛我是陌生人,哥哥,我真不知道,為什麼母親如此不喜愛我。”溫暖不解地問,她又沒有做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,為何她如此不喜歡她,她真的想不明白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如果是繼承人的身份,那也不是她能决定的。

溫暖是有點小傷心,卻也沒有過分地烦乱這件事,這麼多年,母女情分是淡了,淡了許多,她心中的媽咪是溫家的媽咪,永遠都是。

生恩不比養恩大,親情有時候和血緣的關係也不大,單看兩人的緣分如此,朝夕相處十多年的情分總好過十幾年不見面,什麼都淡了。

龍承天似乎也看出溫暖心中所想,淡淡說,“母親這輩子過得很苦,別說是你了,她對我也是極冷淡的,也就過年會給我打一個電話,我去看她,她也不留我,見了面也不知道說什麼,她心中自責,悔恨,不是我們能够明白的,對我們冷淡,或許有她自己的原因,這麼多年她一直在島上生活,不願意相信父親過世的事實,總活在他們的回憶中,不喜歡有人打擾,小妹,你不要怨恨母親,她真的很不容易。”

正因為如此,龍承天也沒有怨恨母親。

哪怕母親待他也不是很好。

溫暖點點頭,兩人吃過飯,一起回家,回家的時候才九點,天色尚早,管家說有電話,是夫人打電話過來,龍承天看了溫暖一眼,溫暖本想上樓,轉念一想便在客廳坐下,並讓管家泡一杯奶茶過來。

龍承天給龍秀水回電話,溫暖聽他們的對話,似是家常,十分平淡,龍承天脾氣不好,在龍秀水面前卻十分乖巧,聲音溫柔,平平靜靜,且有一抹關心。

兩人正在說電話,龍承天看了溫暖一眼,溫暖挑眉,便聽龍承天說是,溫暖想,龍秀水一定在問龍承天是不是真的和她相認了。

“母親,你放心,我會照顧好妹妹,不會讓別人欺負了她。”

……

“我知道,我知道,你要不要和她說說話……”龍承天問,那邊似乎靜了許久,溫暖的心都被提起來了,龍秀水願意和她說話嗎?

她不確定,她正忐忑不安的時候,就聽龍承天說,“好,兒子知道,您好好休息……”

溫暖一陣失望,微微扣緊了手指,龍秀水不願意和她說電話,她突然有一種衝動,想要沖過去問一問龍秀水,為什麼這麼討厭她,既然討厭她,為什麼要生她出來,為什麼……

可她終究什麼都沒做,怔怔地坐在沙發上,管家把奶茶送上來,溫暖捧在手心中,卻暖和不了冰冷的心,她告訴自己不要在意,不要在意……

然而,真的好在意,好在意,她也想得到母親的喜愛。

那邊龍秀水不知道問什麼,龍承天說,“妹妹已經離婚了,現時單身,母親,小妹是因為知道詛咒的事情,所以才會離婚。不過她想通了,並且打算回頭去找妹夫,她已經不想詛咒的事情了。”

龍秀水不知道說了什麼,倏聽龍承天一陣急喝,溫暖挑眉,不知道她那親生母親又說了什麼,惹哥哥如此動氣,可能不贊同她回到葉非墨身邊吧。

可不贊同又如何,如今她是鐵了心要回去了。

好好珍惜以後的日子,總比分開,日日思念的好。

龍承天頹然地掛了電話,看向溫暖,溫暖淡淡一笑,“母親說什麼?”

“她不贊同你回到葉非墨身邊,她說不想下一代繼續受苦。”龍承天說,“母親也說,詛咒是無解的,將來你若生了女兒,就會明白一生為她提心吊膽的滋味。”

溫暖澀笑,她不想後代受苦麼?

她不是後代嗎?她不是她的女兒嗎?她已經在受苦了,她怕自己以後生女兒,又是繼承人,白白操心一輩子,女兒也要受苦麼?

這樣的迴圈的確痛苦,可以後的事,誰說得准,女兒……她撫著小腹,或許她曾經懷了一個女兒,只是不甚小產,說不定那便是繼承人呢。

未來的事情,誰也說不清楚。

溫暖淡淡一笑,喝了一口奶茶,“哥哥,母親這麼多年都不管我,她已經失去了資格,我不會聽她的話,擔驚受怕一年,我不想繼續下去,誰也不太確定以後的事情,且走一步算一步吧,等天氣暖和點,我便回A市,你要和我一起回去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