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7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6:48:07
A+ A- 關燈 聽書

溫暖一回到家便睡覺,坐了十幾個小時飛機,又累又困,還沒吃飯便睡下了,唐曼冬和高春苗知道她回來了,兩人晚上就開車來她家了,溫媽媽說溫暖在睡覺,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,她想上樓叫她,唐曼冬和高春苗卻自己跑上樓去喊醒溫暖,溫暖早膳到家,睡了一個下午,被她們硬是翻起來,還是睡眼朦朧的樣子,她回來睡衣都沒換下就睡了,頭髮蓬鬆,高春苗拉扯著她的頭髮讓她精神起來,疼都溫暖伸手去抓她,高春苗笑著去躲,唐曼冬也加入胡鬧行列,三人鬧成一團。

“哎呦,富態了嘛。”唐曼冬捏了捏溫暖的臉,她本就是圓潤的臉蛋,小嘟嘟的,十分可愛,捏著也十分舒服,走了一年,臉長肉了,皮膚也更白皙了,仿佛一個水娃娃。“你老公真有福氣,真水嫩啊。”

溫暖掐去她的手,慌忙下床去稱重量,49斤,的確重了8斤,可她一六八的個子,這個體重算是少了,非常標準,溫暖摸摸臉,又捏捏腰,“真的胖了?”

高春苗拉她回床上,“廢話,走得時候就剩下皮包骨了,現在多好,挺勻稱的,再胖點才好,我比你矮幾公分都50,我媽老說我瘦要减肥。”

“你是大腿和屁股結實,重量都在上面了,趕緊减去。”溫暖笑說道,高春苗又去掐她。

“你不是說今年不回來過年了嗎?怎麼該主意了?”唐曼冬笑問,溫暖說道,“溫靜今年也去倫敦了,竟然還請假回來,我看沒人陪爸媽便回來當孝順女兒。”

“鬼信你。”高春苗不信,轉而哭喪了臉,“真令人傷心,你回來了,我又要走了,咱們總不在一塊。”

溫暖一笑,“我也呆不久,過一陣也要回美國。”溫暖摸摸她的頭,笑說道,“平時我們可以來往嘛,你在加州也不來看我。”

“去,你都不來看我,我多忙啊。”高春苗哼哼,溫暖去掐她,唐曼冬說,“你回來馬上就上新聞了,什麼時候找個時間出去聚一聚,大傢伙都想見見你,嫂子可念叨你了,今天小念不舒服,她帶小念去醫院了,不然也會隨我們一起來的。”

溫暖笑了一笑,“這幾天可能要到親戚處走動,過幾天才有空。”

唐曼冬和高春苗點頭,囑咐溫暖空了時間便找她們,她們的時間都比較空,唐曼冬的學業已到最後一個學期,她實習又出色,成績也出色,一點都不著急,畢了業就直接到安寧工作,做她最喜歡的導演工作,高春苗要修商管,還要念兩年,大家都長大了……

兩人在溫家鬧了一個晚上,溫暖最近身子乏,也沒多留她們,蔡曉靜和陳雪如都打電話過來,一直忙到晚上她又直接睡著了。

剛回來,雖然過了正月,可走親戚是必要的,溫家家破的時候,雖然幾比特叔叔和舅舅們都不太講情面,可溫爸爸和溫媽媽是很在乎親情的人,並不責怪他們,依然走動,他們也曉得錯誤,雖然不至於非常和睦,可表面總過得去,只不過溫爸爸不在讓至親在溫氏企業工作。

走親戚走了幾天,媒體記者們知道溫暖回家,有不少記者都守在溫家門口外,溫暖都技巧地避開,只有一次遇到記者,問的問題也是千篇一律,並無新意,她也回答得體。

蔡曉靜打電話給溫暖聚會,又在藍莓之夜,蔡曉靜說陳雪如,唐曼冬和高春苗,林寧,蘇然等好朋友都去,溫暖也許久不和他們見面,便答應蔡曉靜去。

他們聚會約定在九點,溫家爸媽都沒空,溫暖開溫爸爸的車去,誰知道半路拋錨,且是剛下高速路,車子停在一旁,她著急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。

她對車子一竅不通,正要打電話叫拖車的,電話便響了,已經十點了,溫暖還沒到,唐曼冬打電話給她,“暖暖,你怎麼還沒來,不會是反悔了吧?”

溫暖大笑,“說什麼呢,車子拋錨了。”

唐曼冬驚訝,“你竟然開車?你什麼時候拿的駕照?”

溫暖笑說道,“嘿嘿,反正是開了,你等會兒,我叫人拖車就打車過去。”

半夜一個人在高速路旁邊也是一件折磨人的事,唐曼冬猶豫了一下,問,“你在哪兒?”

溫暖說了電話,唐曼冬說,“你叫人拖車就好,我過去接你。”

“好啊。”溫暖笑說道,坐在車裏等人過來拖車,等了20分鐘,正有些悶,溫暖從車子裏出來,倏然聽到喇叭聲,溫暖側頭看去便看見一輛熟悉的車。

黑色的勞斯萊斯,非墨的車,他的車正停在一旁,車窗搖下便看見葉非墨的臉,冷肅緊繃,目光深冷,溫暖心頭一窒,她已經料到今天會見到非墨,沒想到會真快見到。

非墨……

葉非墨。

溫暖心中有喜有酸,怔怔地看著她,他怎麼來了?從藍莓之夜過來要三十分鐘,他過來真快,溫暖正無措地看著他,葉非墨下車,直直地走過來,整個人仿佛帶著一股冷氣,直襲溫暖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他穿著一套鐵灰色的西裝,人本就木然冷漠,在夜色的渲染下,更是冷漠,看得溫暖心口一陣陣緊縮,心疼不已,非墨,他不想見到她麼?

若真是不想,她也不怪她,是她咎由自取,傷他太深。

她正胡思亂想,葉非墨已站在她面前,他本就比她高出許多,這麼看著她,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,溫暖心跳突然加快,手指都揪在一起,非墨,可不可以笑一笑?

你不笑的樣子,真的很可怕。

“嗨……”溫暖弱弱地打招呼,似乎選了一個很糟糕的開頭,因為她看見葉非墨本就沉沉的臉變得更不高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