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4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6:47:19
A+ A- 關燈 聽書

溫暖無意中看見兩本詛咒書中間有一本牛皮日記,她拿起來打開,清秀的筆記映入眼簾,這筆記是手寫的,已有些年頭,所以字迹有些模糊,看出來是個女子所寫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溫暖看了一頁便知道,這是龍秀水所寫的日記,是她婚後寫的日記,她一邊幸福,一邊受著詛咒的折磨,千方百計尋求解除詛咒的辦法。溫暖原本對龍秀水並不諒解,可看了日記幾頁,心中便稍微體諒她了,總歸是自己母親,也曾受過和她一樣的苦,是值得原諒的,不管她曾對自己做過什麼,也是希望自己能够平安成長,她不該再怨懟。

她很愛自己的丈夫,特別是懷孕後,她擔驚受怕,就怕生一個女兒,原本龍秀水是不想要孩子的,因為生下孩子便會和她一樣受苦,且龍氏的人對她又虎視眈眈,她心中又怕又擔憂,懷龍承天的時候幾乎流產,是她父親堅持要剩下孩子,所以龍承天才平安出生。

是一個男孩子,龍秀水很開心。

她只想生一個孩子,以後再也不生了,反正有自己的子嗣便好了。可長老一直逼她再生一名女兒,龍家也重血統,要直系的繼承人。且要身上有蝴蝶胎記的女孩子,如果沒有胎記,那也不算是繼承人,也不會有詛咒,且也不會受詛咒。龍秀水是萬萬不想生女兒的,可承受不住壓力,她只能聽長老的話。

此時,溫暖發現了一個不對勁的地方,原來龍家有一種巫術,能讓自己生不出帶有胎記的繼承人,龍秀水說,受苦的只有她一人就罷了,她不想讓自己的女兒也受苦,所以她在準備懷孕期間,一直在練龍家的獨門巫術,溫暖看到這裡,忍不住撫摸自己肩膀上的蝴蝶胎記,既然已經練巫術,不想生繼承人,為什麼還有她的出生?

她肩膀上的蝴蝶又是怎麼回事,是因為巫術失效嗎?

她不知道。

溫暖急切地想看下去,這本日記到底會說什麼秘密,從龍秀水知道懷的是女孩開始,她便十分擔心,害怕自己的巫術失效,讓溫暖奇怪的是,懷孕八個月的時候,龍秀水和她父親一起去旅行,一般懷孕到八個月已快要生產,這時候去旅行實在詭異,寫到旅行這一頁,他們似乎去旅行了,人不在家,第二篇已過了兩個月。

龍秀水寫到,我生下女兒了,一名帶著“蝴蝶”胎記的女兒。不知道為何,蝴蝶二字加了引號,溫暖怎麼看都看得不是很明白,後面龍秀水便一個字也沒有提到關於蝴蝶,巫術的事情,溫暖絞盡腦汁想也想不明白,到底怎麼一回事。

後面的日記寫得斷斷續續,溫暖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,可又說不出來,合上牛皮日記時,她微微歎了一口氣,母親其實也很苦的。

有深愛的父親,一雙兒女,卻有這樣的詛咒,心裡怎麼能不苦呢。

後面的日記有寫到母親為了解開詛咒想要嘗試,她也寫下自己的害怕,可眼看父親就快要到三十,她也脫不下去了,所以便想要嘗試解開詛咒,她想賭一賭,看看能不能和父親白首偕老。

可誰知道,她會害死父親。

這本日記就寫到母親嘗試解開詛咒便不再寫下去了。

溫暖想從後面的隻言片語中得到一些訊息,卻一點都沒有,母親的巫術這麼好,凡是龍家的繼承人,對巫術都有極大的天賦,她都對詛咒沒辦法,她應該也沒辦法。

她對巫術一無所知,連看都看不懂。

溫暖有些疲倦地合上筆記本,母親如此痛苦,孤獨一個人活在島嶼上懲罰自己,這麼多年一定很辛苦,她是不是該原諒她,體諒她,去看看她。

想到一面之緣的親生母親,溫暖心中十分複雜。

“小妹,你在做什麼?”門口有聲音響起,溫暖回過神,便看見龍承天在門口,正聚精會神地看著她,溫暖仿佛做了錯事般,揚了揚手中的筆記,說道,“我上來吹風,不小心進來看看。”

龍承天看著她,溫暖抿唇不語,半晌說,“抱歉。”

“沒事,這是父母原來的房間,我原封不動地搬到這裡,你也有權利進來。”龍承天走過來,見了她手上的日記,淡淡說,“這是母親的日記,我幼年時經常看見她寫日記。”

“哥哥看過嗎?”

龍承天搖頭,“這是母親的隱私,我不想看,也不忍心看,每次她寫日記的時候,不是流眼淚便是心情沉重,我想母親心中一定很酷,日記也不是什麼開心的事,所以一直沒看。”

溫暖抿唇,的確,這不是一本開心的日記,可哪怕是如此,她也不後悔看了。最起碼,她對龍秀水會多出幾分感恩和憐憫,畢竟經歷相似。

溫暖說,“我是偶然看見了,本來想看看有什麼關於詛咒的隻言片語。”

龍承天輕笑說道,“你不算打算放弃了麼?”

“如果能有一線希望,誰願意放弃。”溫暖溫婉地笑了笑,龍莊水土養人,最近她看起來十分健康,氣色十分好,“我也不算是放弃,是想通了,希望非墨能够原諒我以前的任性。”

龍承天看著她,有絲不忍心地說,“小妹,你長大了,雖然哥哥不喜歡葉非墨,可若你喜歡,哥哥不會干擾你任何决定。”

溫暖笑著點了點頭,她知道,她有一個很寵她的好哥哥。

“看了日記,有什麼幫助嗎?”龍承天問,既然溫暖决定了,提起這件事他也沒了顧及,溫暖搖搖頭,“沒有,母親曾提到不想生女兒,所以練一種巫術,不生繼承人,可能是失敗了,我還是生出來了。其實我覺得這東西很玄,生男生女又不是母親决定的,那是父親决定的,這巫術能保證生兒子嗎?”

龍承天聞言失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