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7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4:15:17
A+ A- 關燈 聽書

溫暖坐下來看戲,舒文哥哥太過分了,是該給點教訓,這家人只有唐叔叔一個人能教訓她。

唐舒文目光掠向陳雪如,眼睛眯起,唐曼冬把事情說了一遍,冷冷地看著唐舒文,“你的趙小姐不是溫柔善良嗎?善良屁啊,善良到會把一杯滾燙的咖啡潑向小念的臉?要不是嫂子反應快,我們這會兒要在醫院看小念了。你都做了什麼混帳事?還在和她藕斷絲連,不然人家怎麼以為你還要娶她,還跑上門和嫂子嗆聲,就差沒開一張支票丟嫂子臉上了,她是誰啊她。”

溫暖囧,曼冬你還真的能添油加醋啊,竟然說得這麼狗血,果然是導演系的,很有導狗血劇的天賦。

臺詞也很給力。

唐舒文臉色一變,見小念沒事,看向陳雪如,“你被燙傷了?”

溫嵐哄著受驚的孫子,唐四臉色如霜,“舒文,跟我上書房來!”

他說罷,已上樓,溫嵐瞪了唐舒文一眼,“我不早叫你和她保持距離嗎?下一次她真死了你也別給我去見她,鬧什麼鬧這麼難看,這麼點事情也處理不好。”

“媽……”唐舒文喊了聲,一個頭兩個大,如今這家他是越發沒了地位,全向著陳雪如和兒子了,唐舒文不好讓唐四等太久,走了幾步見陳雪如背上一片咖啡漬的痕迹,蹙眉,穿了外套,應該沒燙傷了。

家裡暖和,陳雪如脫掉髒了的外套,溫嵐忙問,“傷著沒有?”

“媽,我沒事。”

“一個大家閨秀怎麼做出這種事,丟身份。”溫嵐歎息道,小念已經被哄得笑了,溫嵐也放心了,唐曼冬還在憤憤不平。

陳雪如坐下來,說道:“媽,你勸勸爸,不要生氣了,其實,趙小姐也是一個可憐人,說到底,的確是我和小念的出現才造成她今天的不幸,她生氣,怨恨是應該的。反正我和小念都沒事,這事就算了,鬧開了兩家人臉上都不好看,而且,本來就是唐舒文對不起她,唐家理虧在前,趙小姐進了幾次醫院,外面都在傳了,我不想你們被人說得更難聽,這事就算了吧。”

溫嵐心如明鏡,雪如的確是個好媳婦,兒子對她又不是一點感覺都沒有,只是心結無法打開,她是個懂事明理的孩子。

“這是他們父子的事,我們別管。”溫嵐說道,“雪如,你記住,你沒有對不起她,就算沒有你,趙雨凝也不可能進唐家門,除非舒文和我們脫離關係。”

“媽……”陳雪如以為溫嵐在安慰她,忍不住想說些什麼,溫嵐抬手,示意她不要說,她淡淡說道:“這是事實,很多事,你和舒文不知道,我們也不便告訴你們,我只想說,舒文和趙雨凝再有緣也無份,成不了夫妻。當戀人玩玩也就算了,真要當我家的媳婦,她當不起。”

溫嵐對趙雨凝似乎頗有偏見,陳雪如也不好說什麼,豪門媳婦不好當啊。

陳雪如上樓洗了個臉,把頭髮挽起來,脖子後一片深紅,外套擋住了大部分的咖啡,有少許濺到脖子上了,不算是很嚴重的燙傷,只是她皮膚白皙,又細膩,比較明顯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去找藥箱的話太小題大做了,又惹出風波不是她所願,陳雪如擰了條冷毛巾敷著,感覺舒服了些,唐舒文進來就看見她在敷著頸後,他的神色甚是不好,似是被唐四訓了一頓,陳雪如不想惹事,慌忙放下毛巾。

“你受傷了?”唐舒文走過來,陳雪如搖頭,他扳過她的身子,拉開她的長髮,頸後有一片紅,他蹙眉看了陳雪如一眼,似責似怒。

陳雪如淡淡說道:“沒事,也不疼。”

她不習慣和他如此靠近,唐舒文出去了一會,片刻又進來,手裡拿著一支藥膏,他拉著陳雪如坐到床上,沾了一些白色透明的藥膏塗抹在她的燙傷處,一片清凉,很舒服。

靜默,無言。

陳雪如一歎,“唐舒文,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。”

雖說臨近婚期反悔,對她的名聲傷害比較大,流言蜚語也會很多,可她寧願如此。

唐舒文倏然站起來,臉色陰鷙地看著她,“你以為發生這樣的事情後,這一切還能回到原點?不可能了,我們只能將錯就錯一直錯下去,這一次雨凝是有不對,你也不見得沒錯。我不管你們之間說了什麼,你和小念出現破壞了我們是事實,如今我和你已經結婚,我會遵守我的承諾,但是……我也希望你,以後見了雨凝避開走,別在給我惹什麼麻煩。”

陳雪如笑起來,唐舒文臉色不善,她笑什麼?

“唐舒文,你不覺得好你很奇怪嗎?我見了雨凝避開走,別給你惹麻煩,我已經足够避開她了,還避不開怎麼辦?其實你有權選擇回到正軌,是你自己不選,不怪任何人,是,我是破壞你們,所以今天不管是我還是小念受傷都是咎由自取,你滿意了嗎?既然你說要遵守你的承諾,那我也請你,儘快處理好你和她之間的事,你也別給我添麻煩。”

唐舒文微怒,他的確錯看了陳雪如,他怎麼會以為這女子逆來順受呢,如此能言善辯,她去當談判家和外交官都虧了。

陳雪如道:“我很不喜歡這樣的感覺,唐舒文,小念是我的寶貝,為了他我什麼都可以放弃,甚至是我的幸福。當年陰差陽錯有了他,不是我的錯,也不是你的錯,總之不知道是誰的錯,可他的出生從來不是一種錯誤。每一個孩子出生對父母來說,都是一種恩賜,絕不會是災難,你若以為小念毀了你的一生,你大可以放我們走,眼不見為淨,我想,一個你不愛的女人為你生的孩子,你也不會在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