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3、234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3:58:25
A+ A- 關燈 聽書

一個小時後,溫暖憤憤不平到了安寧國際大廈樓下。

真過分,葉非墨這是確定他在追她嗎?

嗚嗚……她也是白癡,幹嘛一聽他說胃疼就屁顛屁顛的給他做飯送過來,明知道他用苦肉計,老人家說得對,一個鍋一個蓋,果然是搭配好的。

前臺已經打過招呼了,張玲直接下來接她,溫暖從總裁專屬的電梯直接上32樓,這位葉二少的首席秘書忍不住多看溫暖兩眼。

距離上一次在安寧看見溫暖,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情了。

當時溫暖只是普通的簽約。

溫暖一向笑臉迎人,張玲一笑,很快就領著她上32樓。

她一進去後,幾比特秘書聚在一起說八卦,張玲撫著心口說道,“間情的對象有了,就是她。”

“葉總今天上班那叫一個春風得意,神清氣爽,看來最近桃花朵朵開啊。”

“是啊,你不知道,葉總今天遲到了,還笑得和妖精似的,我差點以為他被雷劈了。”

“要不要這麼誇張?”

“你們覺得不誇張嗎?我工作四年都沒見他笑過,你覺得不誇張嗎?”

“好吧,好像是有點誇張。”

眾人一致默。

一想到前一陣子葉總叫是一個烏雲滿天,稍微有一個小錯誤就大風雷霆之怒,人家發怒還不是和你大小聲的發怒的,就是冰一樣的眼睛冷冷地看著你,看到你雙腿發軟抽筋。

那氣場就一個字,强!

這群秘書個個是人精,很快就判斷最近葉總心情一定特別好,畢竟一個人陰沉了好幾次,突然笑了,那是一種奇迹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張玲道:“如果葉總能够一改作風,從風流浪子變成癡心男兒,我就輕鬆了,最起碼不用應付他那群女人的炮轟,每次都問葉總怎麼總沒時間陪她們啊,又要讓我安排時間吃飯,還要記得她們家住哪兒,當我是記事本啊,能甩了她們,我减薪都願意啊。”

“你覺得有可能嗎?”眾人一致翻白眼。

“不可能!”張玲默,畢竟她們幾個對葉非墨實在太瞭解了。

“對了,一會兒溫小姐出來,記得問她要電話,以後搞不定葉總也有人求救,還有,最近那幾宗煩人的案子全部提上來,趁著葉總心情好趕緊搞定了,誰知道他明天心情怎麼樣,對了,打電話通知各部門經理,想要葉總簽字花錢的趕緊送上啊,機會不容錯誤。”

“馬上!”

總裁辦公室,溫暖是第一次來。

這辦公室占地很大,採光極好,簡約又不失厚重,標準的葉二少風格,葉非墨在辦公桌後來工作,見溫暖來了,目光一柔,指著沙發說道,“等我五分鐘。”

溫暖好奇地大量這間辦公室,忍不住走到落地窗旁看外面的風景,視野很開闊。

他辦公室有一個非常大的藏書架,有各種各樣的書籍,有金融、投資、理財和企業管理,珠寶設計,建築……這都和安寧行業有關的書籍,葉非墨看的書挺多的。

最讓溫暖奇怪的是,竟然還有醫書。

45樓的書房也有不少醫書,他一個商業鉅子看什麼醫書啊?

溫暖本來心情還算不錯的,可瞄到書架上有韓碧的碟,唱片,雜誌,報紙,她的心情瞬間跌落穀底,這些雜誌,海報和報紙都有些年頭了。

整整齊齊地放在暑假上,被保護得非常完好。

葉非墨果然很愛韓碧,都在收集著她的一點一滴,她目光有些暗淡,本來只覺得這辦公室有葉非墨的風格,可看見這些碟片和雜誌等東西,溫暖有一種異樣的不舒服。

仿佛自己不小心闖進了一個不屬於她的世界。

仿佛走近了葉非墨和韓碧的世界。

溫暖的心泛著酸水,非常的不舒服。

她目光收回去,淡淡說道:“炸醬麵放在桌上,我不打擾你工作,先走了。”

這空間讓她有一種窒息的感覺,溫暖下意識想逃。

葉非墨抬頭,放下筆,急急走幾步拉住她,“你下午又沒有事情做,坐下來,陪我工作。”

“誰說我沒事情啊,我行程很滿的。”

“我問過蔡曉靜了,你服裝發佈會不去,你下午就沒事情了,晚上有一個梅姐的生日party,要八點才開始。”

溫暖蹙眉,“你打聽倒很清楚。”

“今天做了什麼?”

“炸醬麵。”溫暖笑道,她知道葉非墨是有意轉開話題,又說了一遍,除了炸醬麵,還做了一個排骨湯,雖然簡單了點,不過味道還算不錯。

“你吃過了嗎?”

“吃過了。”溫暖說道,“這個湯是我剛做了,你先喝湯再吃面。”

葉非墨的確是餓了,也沒說話,聽話乖乖喝湯,然後吃溫暖做的炸醬麵,抬眸看溫暖一眼,見她看著他,溫暖不自在地別開眼光,葉非墨一笑。

氣氛頓時溫馨起來。

“你好久沒給我做飯了。”葉非墨控訴道。

“我又不是你保姆。”

“協定第五條!”葉非墨凉凉地說道,溫暖氣結,她被葉非墨削得太厲害了,有一陣子把協定都背下來,第五條是家務全包。

全職保姆啊。

溫暖不說話了。

她隨意從旁邊抽過一本雜誌看,封面就是韓碧和葉非墨的照片,好死不死就是那本報導他們好事將近的消息,溫暖斜睨著葉非墨一眼。

葉非墨正要誇她的炸醬麵做得道地,一看著雜誌立刻改口,“賺銷量的。”

安寧國際的雜誌,賺銷量。

“哼,葉總裁,你好辛苦喲,為了銷量自己都犧牲當三陪了。”溫暖酸溜溜道地。

葉非墨面無表情地看著炸醬麵,“你放醋了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