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9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3:33:55
A+ A- 關燈 聽書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原來非墨所說的是真的,他和溫暖住在一起,名城公寓,分手後,她知道他的身份,本來想要挽回,四處找他的下落,無奈程安雅都沒有告訴她。

後來知道非墨在名城公寓,她在45樓等了他三天三夜,冷得要死掉,他讓她進去,只是喝一杯水就打發她走,不肯讓她留下來。

她什麼手段都用過了,可當年的葉非墨狠心拒絕了她。

韓碧甚至說,她可以放弃名利,退出娛樂圈,她後悔曾經做的事,只要非墨不離開她,可葉非墨始終沒有再給她機會。

她離開的時候,曾經有過一個夢想,等她再一次站在娛樂圈的巔峰,功成名就回來,她一定要和非墨幸福地住在這裡。

可如今,他卻讓另外一名住進名城公寓。

韓碧這幾年專心事業,很少回A市,可葉非墨的事情,她一清二楚,他風流無情,女人如衣服,可從來沒有帶過一個女人回家。

這幢公寓是他打算和自己心愛的人組成的家。

這幾年,她一直我以為,她會是這幢公寓的女主人。

她又哭又笑,原來,他真的有了溫暖,不,她一定還會有機會的,“非墨,你在哪兒?”

葉非墨凝眉,聽語氣,韓碧似乎是醉得不輕,他眉心擰緊,“睡覺!”

韓碧大受打擊,方才溫暖說,睡覺,她本來還有一線希望,他們沒在一起,如今,她真的快要絕望了,特別是見過程安雅後。

“非墨,你過來陪我好不好,我好想見你……”電話裏,韓碧的哭聲傳來,不知為何,她哭得委屈,又那般撕心裂肺。

葉非墨知她高傲,很少哭得這麼失態。

她怎麼了?

“非墨,過來陪我好嗎?”韓碧再一次哭著求道,葉非墨冷冷一笑,“韓小姐,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,抱歉,明天我還要上班。”

linda奪過韓碧的手機,緊張說道:“葉總,我們在君心酒吧,韓碧醉了,我怎麼叫她都不肯離開,今天她見過你母親,然後就來這裡喝酒,喝得酩酊大醉,這模樣要是上報,對韓碧影響很不好。而且,很晚了,酒吧很亂,你就看在過去的情分來,過來陪她一下吧,讓她別鬧了,先回家再說。”

君心酒吧,那是過去他們常去的一家酒吧,這幾年他從來沒去過。

葉非墨心中冷笑,她以為提起這些舊事,試圖找出過去的點點滴滴,他就會動心麼?

然而,她今天見過媽咪,她們說了什麼,她為什麼會哭,又為什麼去喝悶酒?

那家酒吧的確有些亂,這麼晚了,她一個女孩子會不會有事?

一時心中閃過很多念頭。

葉非墨卻冷冷地開口,“linda,憑韓碧的人脈,能過去陪她的大有人在,你再找其他人吧,我沒空。”

linda心中微冷,他對韓碧真的不再存一份心思了嗎?

竟然這麼冷漠。

可linda也不是過去什麼都不懂的linda,她是韓碧的經紀人,幫她處理一切大大小小的事情,早也練就了一身本事。

“葉總,雖然我這麼說,你一定不信,可你知道嗎?韓碧這幾年從來沒忘記過你,每天都和自己說,她要做出成績,讓你媽咪接受她,讓你再次原諒她,她想站在你身邊,和你一起走過風風雨雨,走完一輩子。雖然外面的緋聞很多,葉總你知道這圈子,不得已總有一些緋聞傳出來,真實度並不可信。韓碧是愛你的,深深愛著你的,今晚她在你母親那裡受了氣,一個人在這邊喝悶酒,這麼晚了,要是出了點事,你良心過得去嗎?你真的一點都不擔心她嗎?”linda義正詞嚴地說道。

葉非墨面無表情,仿佛沒有一絲鬆動,可心底卻掀起了不小的風浪。

linda的話,擊中他心中某一處柔軟的角落,那裡,始終有著初戀最美好的記憶。

不擔心她嗎?

他連自己都欺騙不了吧。

葉非墨脫了長風衣,換了一身淺藍色的襯衫,簡約乾淨,搭配一條牛仔褲,顯得精緻又帥氣,戴上腕表後,整個人顯得時尚又貴氣,他扣著袖子,眉心微擰。

韓碧……

溫暖睡得很香甜,翻了一個身子,不省人事,葉非墨看了她好一會兒,走出臥室。

掛了電話,linda看著微醉的韓碧,唇角勾起笑意,她的話成功了,她想,沒多久,葉非墨就會來就酒吧了。

她笑著,撥了一個電話,吧台上的淺黃色酒液映出了她那雙精明的眸,linda的紅唇輕啟,微笑道:“朗記嗎?君心酒吧又大新聞哦,保證能上頭條。”

她已不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linda,她懂得怎麼抓住機會,讓韓碧抓住她自己想要的,也懂得如何讓韓碧得到最好的。

她是韓碧的經紀人,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,她自然要讓韓碧過得好。

葉非墨到酒吧的時候,酒吧中已沒什麼人,韓碧就帶了一名保鏢,遠遠地站著,沒有打擾韓碧和linda,韓碧披散著頭髮,又帶著一副大墨鏡,尋常的白T恤,牛仔褲,並不像一個光鮮亮麗的大明星,更想是失戀的女子在酒吧買醉。

燈光昏暗,linda又封锁別人和她靠近,所以酒吧中沒有人認出是韓碧來。

她正一杯一杯地喝著調製的雞尾酒,神色痛苦。

葉非墨冷冷地掃了linda一眼,越過她,奪下韓碧的酒杯,韓碧著急去搶,見是葉非墨,慌忙摘下墨鏡,她的眼睛哭得有些紅腫,看起來楚楚可憐。

“非墨……”她只是化了淡妝,皮膚極好,除了眼睛有些紅腫,她還是豔光四射的美女,葉非墨蹙眉看著她,眸光甚是不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