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4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9:05:23
A+ A- 關燈 聽書

程安雅十分感激溫媽媽,溫媽媽卻沒多少言語,這樣的傷痛不知道多久才能得到緩解,程安雅卻知道,總有一天會過去的,她想陪溫媽媽回A市,溫媽媽卻拒絕了,訂了一張去雅典的機票,一個人登上了飛機,她想去散散心,程安雅不放心,打電話給溫暖,讓她好好詢問安慰一番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溫暖知道她媽媽想去找她的親生媽媽龍秀水,每年她都會去雅典一次,心情不好時也會去一趟雅典,她們都習慣了,知道她去找龍秀水,溫暖也稍微放心了一些。

葉天宇捧著溫靜的日記,一句話都不曾說過,整個人呆呆的,從不曾翻看過一頁,只是出神地看著日記的封面,仿佛要把日記看穿。

程安雅心疼,總勸他多休息,葉天宇卻聽不進,仍然捧著手機看得入神,神色複雜,晦暗不明,不知道心中在想什麼,程安雅說,“想看就看吧。”

他搖搖頭,只是把日記抱在懷裡。

程安雅說,“不然給我,我先幫你看。”

葉天宇搖頭,沙啞地開口,“不管好的,壞的,都是阿靜留給我的。”

是阿靜留給他第二件東西。

程安雅一直很擔心葉天宇,怕他出什麼事情,總守在病房不願意離開,葉寧遠強制性要求程安雅去休息,“媽咪,去休息吧,他不會有事的,天宇是會接受這個事實,不會出事情,你放心好了。”

“天宇……”

“媽咪,你去睡,他死過幾次,如果連這點打擊都受不了,他也不配當我兒子。”葉寧遠說道,攬著程安雅的肩膀送她回去休息。

病房裏只剩下葉天宇一個人,葉天宇落寞地坐著病房裏,病房就亮著一盞小黃燈,朦朧的光線籠罩他的身上,帶出一種悲凉的色彩。仿佛一名沙漠中行走許久不曾喝水的旅人,失去了希望。

他的世界,一片荒蕪。

葉天宇顫抖地打開日記,這是溫靜留給他的念想,不管寫了什麼,他都貪婪地閱讀,目光不管偏離,怕自己一偏離就會有遺憾。

第一頁日記的第一句話便是,我的教官是流氓,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。葉天宇唇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,這才是她的阿靜,字裡行間都有一種朝氣和剛氣。

他最喜歡她身上這種剛柔並濟的氣息。

相處這麼長時間,她一定對他頗多怨言,剛一開始,總是叫他流氓教官。

在他眼裡,溫靜是標準的良家少女。

葉天宇翻頁,緩慢地看著日記,時而微笑,時而悲傷,臉色的表情溫柔得幾乎能滴出水來,仿佛剛陷入熱戀,想著心愛之人的幸福男人。

葉寧遠送程安雅回去休息返回病房,隔著門的縫隙看到葉天宇看著日記,時而悲傷,時而快樂,溫靜死後,他總是一個表情,再無喜怒哀樂。總算又看見兒子臉上出現笑容,哪怕是短暫的,可對一名疼愛兒子的父親而言,足以安慰他的心。葉寧遠輕歎一聲,他會沒事的。

這本日記,會拯救他的。

他有這樣的預感,他不免地感激天上的阿靜,冥冥之中,救了他的命,又拯救他乾枯的心靈。

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,葉天宇看得很慢,葉寧遠覺得他不會有事,便也回房間休息,葉天宇一個人坐在窗邊,整夜都在看著溫靜的日記。

時而悲傷得顫抖,時而溫柔地微笑,看到最後一頁,他瞪大了眼睛,手一軟,豆大的淚水落在日記上,暈染了日記的字迹,日記從他的手上落下……

葉天宇淚流滿面。

落下的日記隱約有一行字,如果他在我生日那天求婚,我就嫁給他。

這是溫靜最後一篇日記。

是她出事前一個禮拜寫的文字,字字都透出一股待嫁女兒的心,葉天宇突然禁不住眼淚,在溫靜死後第二次,淚流滿面,那天她本來是等著他求婚,等著答應嫁給他。

結果呢?

等來他的四槍,等來生命的凋零。

阿靜,阿靜……

對不起,對不起!

不管多少個對不起,都喚不回他的愛人。

晨光中,葉天宇如油盡燈枯的老人,環抱著自己,哭得不能自己,最能安慰他的人離開了,以後再有悲傷,再有哭泣,他只能這樣擁抱自己,卻無法安慰他已破碎的心。

葉天宇撿起落下的日記,緩緩地合上,他拔了針頭,抱著日記出了病房。

他的房間隔壁就有一個小型的冷藏室,溫靜就在那裡躺著,這是出事後改建的冷藏室,並不大,裡面還有各種各樣的香氣,保持屍體新鮮度的香氣。

溫靜穿著黑白相間的貼身裙子,如一朵開在黑夜中的花朵,靜靜地開放著,獨自芬芳。

葉天宇緩緩地走到她面前,微微蹲下身子,握住溫靜已經僵硬的手,他摩擦著溫靜的手,哽咽的聲音帶著一種心疼,“阿靜,是不是很冷,沒關係,我會捂暖你的。”

他溫柔地摩擦著她的手,直到她的冰冷吸走他手心的溫暖。

“是不是暖和了一點?”他輕聲問,俯下身子,親吻她的額頭,溫柔的聲音帶著一絲苦音,“我看完你的日記了,阿靜,我都不知道你有寫日記的習慣,我以為你什麼都寫在電腦上呢。”

“阿靜,你的字很好看,你小時候寫過毛筆字吧,你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,我真該死,都沒好好地瞭解你就讓你這麼走了。”葉天宇溫柔地笑起來,“沒關係,你等我,我會來找你的。”

“等我一起投胎,下輩子,我會好好疼你,好好愛你,再不會這麼傷害你。”

他突然哽咽起來,他的天空落下鹹澀的雨,眼淚滴滴落在溫靜的眼睛裏,“一直來不及對你說,我愛你。”

*

ps“阿靜日記的內容這本書中不披露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