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25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8:33:08
A+ A- 關燈 聽書

眾人笑成一團,化了新娘妝,又化伴娘裝,顧寶寶自己最後搞定,先給楚楚化妝,楚楚說,“寶寶姐,你一會兒也要誇我美若天仙,不然我心裡不平衡。”

女孩特有的嬌俏讓顧寶寶不禁笑出來,墨晨這些家人都特別可愛。

“知道了,你本來就美,不誇也美。”

“誇了我心裡美。”

“你讓她誇你做什麼,讓周慕寒來誇。”無雙說,“其他人誇都是白搭。”

楚楚撅著小嘴,就要顧寶寶誇,顧寶寶笑著誇得她像奪花兒似的,木木和林林進來過一會兒,林林吵著要和漂亮的新娘子合照,拍了照片他才心滿意足離開。今天人多,林林又愛鬧,顧寶寶叮囑木木好好看著林林,別闖禍。後來墨晨自告奮勇看著抱著林林去玩兒。

顧寶寶見墨晨照顧林林,她才放心,繼續留在化妝間幫楚楚化妝,換禮服,小楚楚的禮服有些地方該得不合身,有些地方脫了線,顧寶寶把針線拿過來為她縫合,楚楚轉身,顧寶寶不小心刺到手心,她心中一陣忐忑,銀針刺得更深,顧寶寶反應過來,慌忙擦了手指上流露出的血迹。

楚楚慌忙道,“寶寶姐,對不起,疼不疼?我看看……”

顧寶寶笑說道,“不是很疼,你放心,只是小問題,做我們這行的,經常的,你不用擔心。”

溫暖正好進來,見顧寶寶擦拭手指上的血液,知道她不小心受了傷,血液止不住,流了不少,溫暖打趣說,“我們那邊的習俗,如果婚禮上見血,是不吉利的。”

顧寶寶慌忙和無雙說對不起,無雙笑說道,“溫暖開玩笑呢,你別當真,我們也不信這個。”

溫暖一笑,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

無雙的頭紗松了,溫暖過去幫她調整,房中一片溫馨,男人化妝比較方便,早就弄好了,卡卡早就一身雪白筆挺,英姿颯爽地等在樓下。

他想看一看無雙,楚楚和溫暖等人卻堵著門,不讓他們進來,這是不合規矩的,溫暖想多找幾比特女眷上來,一會兒刁難新郎。

婚禮還沒到時間,樓下早就準備好了,葉薇和十一等舊友見面,沒空搭理小輩們。

葉寧遠陪著許諾在玫瑰花園中玩,帶著葉天縱和葉天澄,葉非墨和墨晨他們早就凑在一起想辦法怎麼進新娘的門,墨家城堡,笑聲連天。

參加婚禮的人不多,卻都兩個組織的精英。

墨晨原本抱著林林,他要吃水果,木木和森森一起去和葉天澄和葉天縱玩,墨晨抱著林林去拿水果,林林要和榨果汁,不喜歡直接吃水果,墨晨寵愛地點點他的鼻子,給他炸了一杯哈密瓜汁。

“墨晨,小白叫你上樓,伴娘組又刁難人了。”風喊了聲,墨晨應了聲,林林說,“叔叔,我去找哥哥,你上樓吧。”

林林還沒等墨晨說話,自己就跑開了,墨晨見他跑得快也沒叫上他,玫瑰花園離住所不到五十米,墨晨也很放心,他便上了二樓。

楚楚給卡卡出了一個題目,讓他唱歌,《breathless》是一首特別適合求婚浪漫的歌,卡卡不算是麥霸,平常出去玩都是墨小白和墨晨唱的歡,卡卡很少開金口。

卡卡求饒,讓她們換別的題目,楚楚說,“哥哥,這是很簡單的歌,我知道你會,你唱過的,你不想娶無雙姐嗎?”

“楚楚,你叛變啊,小心以後我們也整你。”墨晨說,“有你這麼當妹妹的嗎?”

楚楚理所當然地回答,“我當然是站在女性同胞這一邊,哥哥,快唱。”

卡卡問,“可以求助嗎?伴郎可以唱。”

“不行,只有新郎可以唱。”

無雙都有點不忍,卻又很期待,卡卡烦乱了好一會兒,挨個瞪他們幾個一眼,“全部不准錄音,不然你們就死定了。”

警告威脅完畢,他開始開唱……

if our love was a fairy tale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you leave me breathless。

you're everything good in my life。

you leave me breathless。

i still can't believe that you're mine。

you just walked out of one of my dreams

……

……

so beautiful you're leaving me。

breathless。

卡卡是清唱,全是發自內心的歌聲,沒有一點偽裝,雖然有些走音反調,卻讓無雙幾乎落淚,感動得一塌糊塗,癡癡地看著門外,她不由自主地站起來,迫不及待地想要打開門,投入他的懷抱中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“可以開門了嗎?”卡卡問,音調柔和又性感,帶著絲絲蠱惑,葉非墨等人忍不住想拍手,靠,能聽到他開金口送多少紅包都沒問題了。

值了。

楚楚說,“不行,不行,還有考驗,哥哥你別急嗎?”

無雙咳了聲,哪怕是新娘子,她也是霸氣十足的,“不是你哥急,是我急,開門!”

“無雙姐……”不帶這樣的,還沒玩够呢……

所以說,結婚考驗新郎神馬的最坑爹了,急的是新娘。

……

花園裏,葉寧遠正帶著四個孩子玩,手機鈴聲響了,是葉天宇的專屬鈴聲,他很少給自己打電話,一般都打給許諾。

剛一接聽,那邊就傳來一陣無法抑制的顫抖聲,“爹地……爹地,對不起……可嵐……可嵐她……沒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