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6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8:02:45
A+ A- 關燈 聽書

結婚?

墨小白也沒想到葉薇會突然提出結婚,當然,他是完全不反對這個決定的,反正結婚不結婚,他和墨遙都會在一起,哪怕墨遙都會在一起,當然結了婚就更好,跑不掉了。他之前沒想過和墨遙結婚是因為,他們是兄弟,血緣關係比那張證書更有效,他們不管如何,一輩子都會連在一起。

所以結婚不結婚倒是無所謂,然而,墨遙的態度就有點傷了墨小白嬌弱的小心髒了,他扭頭看了墨小白一眼,迅速,果斷的,斬釘截鐵地說了句,“不要!”

葉薇哦了一聲,絲毫不隱藏自己對墨小白的鄙視,“啊,都三天了,你還沒搞定你哥啊。”她說這話就像墨小白三天追不上一個男人是多麼十惡不赦的事情。

葉薇從小就不是一個正常的媽,所有人都習慣了,倒是墨遙暗忖,這媽咪真有個性。墨小白撓撓頭,“媽咪,哥不好追,再等等,再等等……”

墨玦哼了聲,“笨蛋!”

墨曄說,“老大,別答應他的求婚,多享受被追的過程,你看你都追他多少年沒成,他追你幾天就搞定,這有點傷自尊不是,堅持點,最起碼吊上一個月吧。”

十一默,才一個月?

起碼要吊上一年才行啊,不够本啊。

墨小白哭了,“你們不帶這樣的啊……我追哥哥容易嗎?還給我添亂,哥哥別理他們,他們都是壞人。”墨遙特別正直地問他們,“為什麼你們的語氣這麼奇怪?”

“哪裡奇怪?”幾人齊齊問,容顏和楚離也比較感興趣,這語氣哪兒奇怪了?

“我和他是兄弟,結婚不是男人和女人結合的行為嗎?關我和他什麼事,再說,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和他在一起?”墨遙疑惑地問,表情特別嚴肅。

他感覺諸人的態度有點小小的不對勁,好像他就是墨小白的一樣,這讓墨遙有點不理解,他什麼時候變成墨小白的了?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。

墨小白哭了,葉薇和墨玦鄙視墨小白,原來墨遙還沒搞清楚狀況,倒是十一特別開心,嗯,就是這樣,雖然她也知道墨遙遲早要和墨小白在一起,不過呢,咱也要矜持的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還好大家的注意沒在墨遙和墨小白身邊,都在討論無雙和卡卡的婚事,墨小白委屈地看著墨遙,“哥,你很討厭我嗎?”

墨遙對他這種表情最沒抵抗力,於是乖乖說,“不討厭。”

“那為什麼不和我結婚?”墨小白理直氣壯地質問,雖然他覺得他們是兄弟,不結婚無所謂,可被墨遙這麼一拒絕,他嬌弱的小心臟還是受傷。

墨遙反問,“我不討厭很多人,難道都要和他們結婚嗎?”

墨小白囧,於是果斷地換了一個管道,“你會和不討厭的人接吻嗎?你會和不討厭的人上-床嗎?”

卡卡一口水噴出來,本來比較吵鬧的客廳突然安靜下來,眾人都看向墨遙和墨小白,墨遙失憶了,過去的事情當然不記得了,墨小白這麼說自然是說,這三天裏,他已經把墨遙拐上chuang了。

葉薇暗忖,不愧是我兒子,够速度。

行動派掌門人就是這表率。

十一烦乱,兒子太把持不住了。

墨曄和墨玦很扭曲,墨小白你有必要說得這麼大聲啊,他們又不是聾子,你有必要這麼宣佈嗎?不宣佈大家也知道他是你的啊。

墨遙漲紅了臉,怒瞪墨小白,特別是看大家戲謔的表情,他臉上幾乎要滴出血來,墨曄深深地覺得,這兒子性格和十一還真像啊,長得像他,氣質看起來也像他,怎麼看都是帝王嘛,怎麼會這麼純情呢?

墨小白又眨巴眼睛,風情萬種地表白,“那天在酒吧,你明明就沒拒絕我嘛,過夜就翻臉,哥哥,ILove you……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變態啊。”墨遙說,諸人看見墨小白的笑容一僵,幾乎是掛在唇角上,忍不住有點同情他,墨小白傷心了,“哥哥,我哪兒變態了?”

葉薇,十一,容顏等人看著墨遙的目光那叫一個不加掩飾,看得墨遙越發窘迫,當眾被弟弟表白這種事情,怎麼看,怎麼聽都有點匪夷所思。

墨小白很正人君子地說,“要說變態,也是你變態在先啊,你逼著我喜歡你的時候,怎麼沒想到我們都是變態呢,再說,我這麼可愛,這麼有魅力哪變態了?你上哪兒去找這麼愛你的變態去?”

墨遙呼的站起來,落荒而逃,墨小白也跟著站起來,在他背後喊,“唉,哥哥,像我這麼愛你的寶貝不好找啊,你跑什麼啊……”

墨小白無辜地回頭看著葉薇和十一,“哥哥這叫欲擒故縱,你們要理解。”墨小白用無辜的表情,解釋墨遙是欲擒故縱,成功地撇清自己的問題。

葉薇、十一和容顏豎起拇指,墨小白,你最强大了。十一忍不住說了句,“你比葉薇當年追蘇曼還來勁啊。”十一無心的一句話打破了某個醋桶,某醋桶睜著自己那雙鬼魅的紫眸憤憤地盯著葉薇,葉薇臉皮多厚啊,純屬看不見,果斷扭過頭去。

容顏說,“小白,你真可真本事啊,天生就是墨遙的剋星,你要不要看看爭取兩場婚禮一起辦,免得以後還要辦一場,多省事啊。”

墨玦忍不住拆臺,“看他樣子也知道他搞不定老大,誰願意和他結婚。”

墨小白說,“爹地,我比你强,這是毫無疑問的。最起碼,老大不會讓我吃醋,嘿嘿……”

墨小白樂極生悲,這句話頓時把他家兩位老子都給得罪了,葉薇一個飛鏢過來,墨小白慌忙躲到十一身邊,“媽咪,不帶這樣的啊,這年頭說句真話不容易的啊。”

一家人吵吵鬧鬧的,一直到晚飯時間,容顏讓墨晨和墨小白出去買菜,她來做飯,有容顏在的地方,她一般都很自動自發的做飯,他們一致認為容顏是世上最好的廚師,誰也比不上。

墨晨和墨小白拿著容顏列的清單出去買東西,十一趁著有時間上樓去找墨遙,墨遙在房間裏玩遊戲,十一坐到他身邊,“家裡還習慣嗎?”

墨遙想了想,點點頭,“都習慣。”如果墨小白對他的熱情再减一點,他會更習慣的,他真心的覺得,那小子就是一個火球要把他燃燒。

十一笑說道,“習慣就好,媽咪就怕你不習慣,畢竟一年沒回家了,在外面過得好嗎?”

“好。”墨遙說,“費瑪麗對我不錯,也沒受苦。”受傷的事情,他一個字都沒提,十一也就沒有問,只是覺得心疼,她也不善言辭,對自己的兒子滿腔都是疼愛,表達起來卻有些笨拙。

“總之,我們都歡迎你回家。”

墨遙點點頭,十一要出去,不想打擾他,墨遙喊住她,欲言又止,十一又重新坐下,“有什麼想問媽咪?”

這件事對墨遙而言,有點難以啟齒,所以墨遙不知道該怎麼問十一,十一靜靜地等待著,墨遙猶豫片刻,問十一,“無雙和墨晨都說,我過去很愛小白,是真的嗎?”

十一句知道他想問這個,她無意瞞著墨遙,也無意誤導墨遙,誠實說,“對,很愛,很愛,從你十幾歲開始,一直都愛他,十餘年了。”

墨遙顯然十分吃驚,他可以不信無雙,不信墨晨,可他是相信十一的,這是他的媽咪,沒必要欺騙他。

原來大家說得都是真的。

他過去真的很愛墨小白,可為什麼,他都不記得了,一點印象都沒有。

十一說,“你現在很討厭小白嗎?”看起來似乎並不是如此,雖然剛剛在大廳他看起來比較排斥墨小白,可看在他們眼裡頂多是害羞了,不好意思了,並不會真的很討厭小白。墨遙誠實地搖頭,他不但不討厭,反而有一種特別的……感覺。

她就知道會這樣,“你愛小白這麼多年了,難免的,這種感覺是永遠不會變的。”

“那他呢,也愛我嗎?”墨遙又問。

十一想了想,點了點頭,墨遙微微一驚,原來他們真的是相愛的一對兒,為什麼他的媽咪這麼坦然,一點排斥都沒有,十一看出他的疑惑,說道,“你愛小白十餘年,小白卻躲了你幾年,你們真正彼此喜歡的時間不是很長,媽咪曾經反對過你們在一起,是你自己和我說,你非小白不可,除了小白,你沒法愛其他人。我們接受你們這段感情,只是因為是你們自己的意願,而且,你愛他那麼多年,小白都沒回應,媽咪也心疼你,希望你能得到幸福,如今好不容易能在一起,媽咪求之不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