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5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7:09:18
A+ A- 關燈 聽書

他的唇很柔軟,色澤漂亮,很適合接吻,白柳對他起了心思那一刻就開始想,這人的唇吻起來是什麼感覺,真想試一試,當然,想是這麼想,普通人是不敢對老大有覬覦之心,更不敢偷襲的。近距離的接觸,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墨遙目光中的震驚,瞪得圓圓的眼睛中透出他的臉,那麼的熱烈,那麼的柔軟,又那麼的性感。

老大震驚至極,這種事對他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的,在他最甜美的夢境中,有他和他小白的耳鬢廝磨,他對小白有强烈的**,常浮想聯翩,可他從不曾想過有朝一日,會有男人撲倒他,強吻他。老大震驚之餘下意識地後退,可背後是柔軟的床,退無退路,第二意識是要把這個膽大包天的傢伙劈死。然而,手一抬起來才知道,這一掌劈不下去。

他是白柳。

白柳的唇緊貼在老大的唇上,並不激烈,他的目光中幾乎要灼燒出火來,可他的動作卻不敢太過冒險,只是貼著唇,他等著他推開。

墨遙沒推開他,這種行為默認是鼓勵,白柳自然不會放過機會,微微分開一寸,那火熱的光要墨遙整個人都燒起來似的,他熱烈地看著身下的男人,頭一偏又重重地吻上來。這回就不是什麼過家家似的唇貼著唇,而是貨真價實的熱吻,他有力地撬開墨遙的唇齒,靈巧的舌尖掃過他每一寸肌膚,擦過他上顎的肌膚,舌尖追逐,纏繞,如沙漠中饑渴的旅人突然有了水,拼命的,熱烈地佔據。

白柳的氣息清新帶著薄荷的香氣,人覆蓋上來,相濡以沫,他的鼻息都是他的氣息,白柳突然一手握住他的手,五指交纏,緊扣,力度大得要把人的骨頭折斷。

“墨遙,墨遙……”他輕聲喃呢著他的名字,如最深情的情人,聲聲飽含著憐惜,柔軟的,熱烈的,像是溫暖的水把墨遙包裹起來,他仿佛醉了,醉倒在這個對他而言還算是男孩的男人醉人的氣息中。

他的氣息仿佛也摻和了他的氣息,無法分離,白柳的目光如隔了一層水汽,水汽下是一片熱烈的火,他的唇離開他的唇,喃呢著轉移方向,濕潤的舌吻著他的耳垂鑽進他的耳蝸,墨遙身子一陣顫抖。他不禁唾弃自己,男人的身體果然是沒什麼節操的東西,這樣的生理反應想要克制都無法克制。

白柳知道那是他的敏感區,更要命地在那個地方吻著不願離去,墨遙突然有點害怕起來,害怕這種被人纏到無法呼吸的感覺。白柳的吻往下移,脖子,性感的喉結,鎖骨,大手突然拉下他的衣裳,他側頸的肌膚十分柔軟,溫和,有著一切的美好,吻起來也是柔軟的,剛剛沐浴過更帶著清新,他情不自禁地咬上去。

微微的刺痛把人的yuwang推到制高點,白柳的動作突然狂野起來,幾乎野蠻地撤掉他的上衣,墨遙的腦海裏閃過小白的臉,所有的熱似乎被氷水澆滅了。他用力扣住白柳的肩膀,把在他胸前的頭顱給抬起來,那堅定的力量讓白柳抬起頭,居高臨下地看著他。

墨遙在拒絕他。

剛剛的默認和現在的拒絕,哪怕不說一個字,他也表達得很清楚,白柳不是一個強人所難的男人,這樣的事情是美好的,是人的本能,可若是對方不願意,他自然不會强來,哪怕他此刻很想要。

墨遙覺得他今晚有點失控,不管是他,還是白柳,都有點失控,白柳的失控來自那個電話,他的失控也來自那個電話,那個無形之間隔在他們中間的人,讓他們在這個夜晚都失控起來。墨遙在剛剛那一瞬間,突然有過報復性的心理,他就和白柳好了,反正小白也不在乎他。這個念頭一閃而過,白柳已佔據了他的呼吸,熱烈地吻著他。

他不討厭白柳的吻,男人和男人接吻就如男女接吻一樣,其實是一樣的,這樣的吻是美好的,不討厭,白柳這個人他也不討厭,甚至是有好感的,和他在一起似乎也不錯。

然而,這對白柳不公平,對自己也不公平。

他那什麼狗屁的報復心更顯得十分可笑,你報復誰,報復自己還是小白,如果是小白,那就自作多情了,如果是自己,那就太可悲了。

報復……那不是說這麼多年來,他後悔了嗎?

他不曾後悔過。

“你明明也想要,為什麼拒絕,你的身體並不排斥我。”白柳的嗓音沒了平時的晴朗,沙啞極了,他一手往下,隔著布料握住他半抬頭的yuwang。

墨遙並無尷尬,也沒逃避,他說,“我不討厭你,甚至是喜歡的,你在我身上如此胡作非為還想我一點反應都沒有?”

“那為何不繼續?”

“是啊,為何不繼續,我不想。”墨遙平靜地說。

“我很想。”白柳說,墨遙點頭,“我知道。”

他就在自己身上,大腿上那明顯的觸感是男人都知道是什麼,墨遙輕歎,掌心在白柳的肩膀上拍了拍,“我喜歡你,可還沒到能發展成這種關係的喜歡。”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白柳一笑,點了點頭,從墨遙身上翻下來,躺在他身邊,墨遙剛側身來看他,白柳突然又翻過來壓著他,墨遙忙推著他,白柳目光仍然有火,墨遙哭笑不得地看著欲求不滿的他,白柳說,“我要强來。”

墨遙玩笑問,“你覺得你有機會嗎?”

他不動是因為不想傷了他,並不代表白柳能輕而易舉地撲倒他,還能為所欲為,這世上若是他不想的事情,多的是辦法拒絕,無人能够強迫。

白柳頹然地倒在墨遙身上,頭顱在他肩膀磨蹭,十足的欲求不滿,墨遙指著浴室的門,“去求助你的萬能的右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