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7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6:55:16
A+ A- 關燈 聽書

葉非墨和溫暖的婚禮如期在GK國際飯店舉行,婚禮當天十分熱鬧,GK飯店週邊了一批媒體記者,都等著報導這一幕盛事,葉非墨和溫暖的婚禮全程保密,保全做得十分嚴密,龍門下最精密的抱拳團隊都給出來了,就是為了保證溫暖不出一點差錯,一定要盡善盡美,溫暖和葉非墨都不打算公開婚禮的全過程。

從化妝開始,她就十分擔心,這是她第二次結婚,卻是第一次走紅毯,內心充滿了期待,也充滿了幸福,當她挽著父親一起走向葉非墨時,溫暖的目光便離不開他。

他筆直地站在那裡,穿著一身白色的禮服,打著領帶,本來就俊美無匹,今天更俊美的逼眼,哪怕賓客中有不少相貌賽過他的美男子,溫暖的眼中也只容得下他,也覺得他是最美的,最有魅力的。

這邊是她要共度一生的人,她的丈夫,他們彼此傷害過,卻也彼此深深相愛,這一次結婚,便是註定了一輩子不離不棄,以前的傻事,她不會再做一遍了。

當司儀問她願不願意嫁給他時,溫暖心中充滿了一種感恩和滿足,鄭重地回答,我願意,這是唯一,也是必須的答案,她想,這一刻她是最幸福的女子。

無雙笑看著溫暖和葉非墨交換戒指,卡卡悄悄地握緊她的手,無雙回眸一笑,卡卡說,“不如我們也舉行婚禮?”

“你想得美。”無雙輕哼了聲,她要卡卡追她一輩子,想要結婚,她要一直享受被他疼愛的過程,最起碼他要還她這十一年來的辛苦寂寞,這是她對自己的承諾。

他們沒在一起的時候,無雙就對自己說,倘若有一天她和卡卡在一起了,她一定要讓卡卡為她這十年感同身受,如今他們在一起了,自然也要實現對自己的承諾。

卡卡哭笑不得,他自然知道無雙的心思,也縱容無雙的任性,其實結婚不結婚,對他們而言,一點都不重要,且是真的一點都不重要。

他從小就和她一起長大,哪怕不在一起,他心中也認定了,今生的妻子就是她,哪怕沒有那份證明,他心中的妻子也是她。

她既然想要他追她,那他就追她好了,這十年,他還給她,步步追心。

無雙笑得甜,葉薇搖搖頭,這女兒是徹底給別人養了,今天葉非墨結婚,墨家的人全來了,唯獨缺了墨小白,墨曄說,“墨遙,小白逃這麼快,做了什麼虧心事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墨遙淡淡說。

十一心想,墨小白指頭一動他都知道發生什麼,怎麼可能不知道呢,他全副心思都在墨小白身上了,怎會不知道。葉薇說,“我那天說溫暖懷孕了,小白就不對勁了,我想他一定搞鬼了。”

墨遙保持沉默,墨晨說,“我知道。”

他把新年那一事和大家說了,眾人總算理解為什麼墨小白溜這麼快,竟然沒來參加葉非墨的婚禮,果然是要溜走的,不然到時候真要被葉非墨修理。

且一定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葉薇邪惡地想,墨小白要今天在,就有好戲看了。

卡卡說,“他好像去挪威了,當是度假。”

而且帶季冰去了,不過當著墨遙的面是不能說的,這無疑是給墨遙一刀,所以眾人都很一致地保持沉默,墨遙扯了扯領帶,心中有著煩悶。

小白……

很疲倦啊,這麼多年來,心上有多少疲倦,唯獨自己知道,可在疲倦,也從未說服自己放弃,再疲倦,也這麼癡傻地堅持這麼多年。

他曾多次問過自己,墨小白到底有什麼好,他自己卻答不出來。

只知道,從小他就喜歡逗著他,不喜歡墨小白喜歡別人。

這種感覺,到了少年時期才被墨曄一言點醒,他幡然醒悟,自己原來愛上自己的弟弟,從此萬劫不復,若說這是一個痛苦的深淵,可因為深淵有他,他便心甘情願地跳了。

很累,卻從不曾後悔。

小白曾暗示明示過,他不喜歡他,愛一個人,說什麼不求回報是聖人,他不是聖人,他想要墨小白的回報,可他又不忍心對他太過殘忍,以愛的名義傷害他,若是如此,他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,所以他寵著他,一寵就是這麼多年。

參加婚禮的賓客,目光幾乎都落在墨家這一桌上,他們是親屬桌上的,雖然坐不滿,卻沒人敢和他們一起坐,這一桌子一眼看過去都是絕色美人,不管是男人的,還是女人,中年,還是青年都是人間難見的美色,眾人自然忍不住多看,有的看得目不轉睛,這相貌真是甩開A市最美男子幾條街道啊。

婚禮的儀式結束後,溫暖和葉非墨敬酒,新娘就倒一杯七喜充當喜酒,葉非墨腸胃不好,這親朋好友都知道,所以沒人敢給他敬酒,所以身後的伴娘伴郎隊就開始熱鬧了。

伴娘是葉可嵐,溫靜,唐曼冬和高春苗,伴娘是蘇然,顧製片和兩名小夥子,這新娘和新郎都不喝酒,伴娘和伴郎擋不住就被人灌了。

溫暖和葉非墨的朋友多是和他們同齡人,有時候一桌子的人都出來灌酒,特別的男人們,都去敬新娘酒,伴娘要是勸不下就伴娘喝,葉可嵐這酒量叫一個海量,唐曼冬酒量也好,敬酒的時候都是她們兩人擋著,高春苗喝不了多少,溫靜也喝不了多少。

輪到葉天宇敬酒的時候,本來意思意思的,他偏要敬新娘,葉可嵐去攔別人了,唐曼冬也是,就剩下高春苗和溫靜,高春苗喝得比溫靜多,溫靜才喝了一小杯呢,所以葉天宇這酒啊,溫靜接了,還是滿滿的一大杯,兩人敬酒的時候,溫靜屏住呼吸一飲而盡,葉天宇目光深邃,喝酒間含笑地凝著她倔强的小臉。

喝了一杯,再敬一杯,葉非墨竟也不阻攔,溫暖都要開口了,葉天宇說,“伴娘就這麼點酒量啊,這還爭著當?”

溫靜一把奪過他的酒杯,又是一飲而盡,45°的酒下肚,仿佛一團烈火在腸胃中滾過,火辣辣的熱,葉天宇敬的可是最烈的酒。

墨家這一桌就在他們隔壁,無雙拉著卡卡說悄悄話,“就是這靚女吧,下一任的朱雀。”

卡卡點頭,無雙說,“她怎麼看起來不知道天宇的身份。”

“本來就不知道,她也不知道我的身份。”卡卡說道,無雙小聲說,“天宇真陰險,這麼欺負他的小女人,我打賭這小姑娘一會兒就醉了。”

卡卡說,“瞧著他們挺有意思的是不是,你不知道,亞洲支部說得更有意思呢,天宇在她面前好像變了一個人,我聽著都覺得真真可愛。”

“說來聽聽。”

“回去說給你聽。”卡卡笑說道,楚離說,“你們兩人說什麼悄悄話?”

卡卡抬頭說道,“說天宇的趣事呢。”

葉薇對這事不上心,小一輩的事情她現在基本上都不操心,要不是他們家這兩個孩子這麼讓她操心,她基本上都不會管他們。

墨玦倒是有興致,無雙說,“爹地,回頭我和你說去。”

溫暖隨著化妝師去補妝,換衣服,今天準備了六套衣服,都要穿一次,所以敬幾桌酒就要上去換一次衣服,新郎的禮服就兩套,倒是方便許多。

十一說,“還是葉三和安雅最好的,兩個兒子都結婚了。”

墨曄看向他們家兩個兒子,墨晨瞪圓了眼睛,無辜地看著墨曄,表情很經典,一臉不關我的事,隨後說,“老大先,他是老大,輪也輪不到我。”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“我就比你大三分鐘。”

“心理年齡你比我大三十年,嗯,你最大。”墨晨果斷讚美老大,墨遙一點都不欣賞這冷幽默,卡卡和無雙凑在一起不說話,他們兩人是最讓人操心的。

所以這種話題不談為好。

中途無雙跑去陽臺吹風,卡卡也隨著一起去,GK飯店高處看夜景最是漂亮,在他們看夜景的同時,墨遙也在另外一個觀景點看A市的夜景,墨小白也最喜歡在這家飯店下榻,且喜歡這裡的夜景。

上一次他說過,讓他偶爾看一看別的風景,那時候,他就在這家飯店,他知道的。

這裡的夜景真的美。

可再美,也沒有他心裡的風景美。

一個人認定了一處風景,你若再讓他看別處的風景,無疑是強人所難,他便是如此。

他想,這輩子,他就處在一處風景裏,隨著那處風景悲歡喜樂,春夏秋冬,一一變化,誰讓他再年幼時,一眼百年,就這麼看癡了呢。

小白,你在挪威,可有想起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