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3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5:56:02
A+ A- 關燈 聽書

先是有人闖進來,被殺,再接著是監控畫面出問題,緊接著是停電,這座城堡有私人的發電廠,供電很足,極少出現斷電情况。

就算出現,也會提前通知,做好準備。

不可能這麼無緣無故就斷電。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一樓的監控室,其中一人蹙眉,旁人一言驚醒了他,會不會還有人留在城堡中沒出去?

“開啟城堡內外所有的機關,開啟通風口,熱感應器檢查所有樓層,派幾個人上六樓看看情况。”公爵收到消息後,很快下指令。

無雙和鬼面小心翼翼地沿著玻璃小道往前走,先是一段黑暗後,再來是一道泛著藍光通道,無雙和鬼面戴上防爆眼鏡,這種防爆眼鏡出了能在爆炸情况下起到保護作用,也能防各種雷射輻射,保護眼睛,這周圍泛著的藍光對眼睛的損害非常大,戴上眼睛後,也能看見玻璃地板上面的紅外線……

兩人相視一眼,小心翼翼地穿過紅外,這種程度的刁難對他們而言是小兒科,過了紅外,鬼面問,“機關總閘在哪裡?”

因為穿過紅外後就是一條死路,只有一堵牆,仿佛是黑曜石為資料的石牆,黑黝黝的,什麼都沒有,一陣藍,一陣黑,十分詭異。

到目前為止,兩人都沒遇見什麼機關,因為這座城堡的機關都在裡面。

牆壁上有一個棋盤,這是象棋的棋盤,無雙在棋盤前面站著,棋盤兩邊車、將,馬、炮,象,卒……各就各位,仿佛在等著什麼人在下棋一般。

據海藍說,這就是總閘門的機關。

無雙移動棋子,擺出將軍的棋局,石牆上突然開啟了一道方門,有半米高,裡面有總開關,無雙拉下閘門,關閉重力感應器,最後關上了門,在棋盤上再一次移動棋子。

將軍,死!

石門,開!

“這就是機關?”鬼面說道,無雙點頭,“你別小看這個棋盤,能擺出這樣的奇陣不簡單,你知道公爵為什麼擺象棋,不是國際象棋麼?”

鬼面搖頭,無雙笑說道,“很簡單,因為西方人習慣下國際象棋,很少有人會下這樣的象棋,而在倫敦的盜寶者,西方人居多,沒幾個人懂得下象棋,就算是東方人,會下這玩意的也不多,所以用這個棋局來佈陣最嚴謹,也最聰明,公爵大人的腦子不簡單啊。”

“你會下?”

“我會,不過剛才只是把我腦海中的棋局擺放在最後的局面上而已。”這棋局是一個難解的局,海藍用自己的特殊能力把棋局演變成最後的畫面記下來,所以她也乾脆就記下來。

幸好這麼多年來,一直沒變。

兩人進了密室,石門關上,這就是密室了……

光線很明亮,地面是玻璃,牆壁也是玻璃,天花板也是玻璃,燈光鑲嵌在天花板的玻璃中,白熾光線很强,整個密室的溫度最起碼在40上。

密室裏擺放這各種各樣的寶物,有波斯神像,有價值連城的畫像,有古埃及國王留下的皇冠,還有歐洲最著名的藝術家留下來的油畫等等,各種珠寶更是應接不暇。

其中有幾個大箱子,無雙和鬼面打開的時候,五光十色,整整幾大箱都是珠寶,看來是一人所有,所以才會珍藏在這裡,下麵也有署名……

角落的特殊檯子上還擺放這幾頭生肖,銅質,看起來有些年代了,卻沒褪色。

這裡就是一個寶藏,隨便一樣東西拿出去都三輩子享受不完。

這裡珍藏著

無雙和鬼面都不是貪婪的人,各自找尋自己想要的東西,鬼面的‘無雙’很容易找,沒片刻就找到了,那是一條鑲著黃寶石項鍊,色澤純正,設計完美,真的很漂亮。

無雙翻遍了所有的珠寶盒都沒找到海藍之心。

“你要怎麼什麼?”

“海藍之心。”無雙說道,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可隱瞞的,找了快半個小時都沒找到,無雙的脾氣也略有暴躁,不雅地罵了一聲,鬼面覺得很驚訝,本以為這冷靜又冷眼的小女子情緒能控制得很好呢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“什麼樣的,我幫你找。”鬼面自告奮勇,他沒聽過海藍之心,無雙搖頭,指著他說道,“你就站這不要動,密室裏的機關別有玄機,亂動反而壞事。我自己找就可以。”

因為關了機關總閘,所以他們才能放肆地在這裡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,如果沒拉下總閘,這裡有幾十道機關,這些珠寶的擺放位置看似很普通,可是別有玄機,無雙也不敢太放肆。

因為海藍的機關圖就到這裡,她怕雙重機關,若是她動了裡面的哪一處,總閘就沒效果了,機關會重新啟動,所以無雙非常小心。

“你放心,我知道分寸,你說吧,兩個人辦事會快一些。”鬼面說,無雙蹙眉,簡單地說了海藍之心的模樣,兩人分頭去找,可找了二十多分鐘,幾乎翻遍了密室,也沒有海藍之心。

無雙沉了眉心,內心也不免有些焦慮,“該死的,到底哪兒去了。”

鬼面說,“會不會你要找的海藍之心不在這裡?”

無雙搖頭,“不可能,我確定已經肯定,一定在這裡。”

海藍之心是公爵最看中的寶物,放在他身邊一定很危險,以他那麼多疑的性格,海藍之心一定在密室內,可關鍵是,在哪兒?

無雙靜下心來,環視這座密室,玻璃制的牆壁,玻璃制的地板和玻璃天花板,基本上不能藏什麼東西,寶物都在密室中,海藍之心……

她看了看錶,已快一個小時了。

她必須儘快,越是在這裡逗留,越是危險。

“墨無雙,不如走吧。”鬼面說,“找了這麼久不在,你要的東西不一定在。”

“要走你一個人走,海藍之心對我的重要性,遠比無雙對你的重要性,我勢在必得。”無雙沉聲說道,此刻也懶得和他偽裝什麼笑容,鳳眸掃過密室沒一個角落,她到底忽略了什麼東西?

無雙眸光驟然一沉,仰頭看頭上的天花板……

白熾光很耀眼,無雙看著天花板的燈,突然問,“你有沒有覺得很熱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