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5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5:48:32
A+ A- 關燈 聽書

卡卡輕撫著她汗濕的臉,無聲把她擁在懷裡,他眸中的神色,她看不懂,他從來不會讓她看懂。

良久……

“去洗澡吧,你和暮寒很久沒見面了。”卡卡溫和地說道,音色已恢復平靜。

無雙勾著他的下巴,壞壞地笑,“鴛鴦浴?”

“想非禮我?”

“你十九歲就被我非禮到現在,都成老豆腐了。”無雙從他身上起來,跳下床去浴室洗漱,卡卡去相連的客房洗漱。

卡卡洗得比較快,他家裡有無雙的一套衣服,他從衣櫃中拿出來,放在床上,敲了敲浴室的門,水聲停了,卡卡說,“無雙,衣服在床上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卡卡下樓的時候,早餐也端上來了,周暮寒一早就在餐廳用早餐,青龍、白虎,玄武、朱雀都在,五個人不知道在說什麼,個個都開心極了。

眾人打過招呼,周暮寒問,“無雙呢?”

“她剛醒,在洗澡。”卡卡簡短地說,優雅地用餐,朱雀等四人眼睛都瞪大了,白虎問,“南楓,你帶回來的女人在你房裏過夜?”

“有什麼問題?”卡卡反問,無雙在他房裏過夜不是一次兩次了,不過前幾次都是她來倫敦,偷偷來看他,早上天沒亮就走了,他們四人從來沒遇見過。

眾人見他如此理所當然地反問,仿佛在說,那女人就是我老婆,睡在我房裏有什麼不對的?除了周暮寒,大家倍受打擊,原來老大也是一個見色心起的男人啊。

過去一臉正氣的,都是假像啊,假像。

玄武問,“南楓,你和那女人什麼關係?”

“她叫無雙。”卡卡淡淡說道,蹙眉看向他們四人,微笑中帶著一絲警告,“別女人女人的叫。”

老大生氣了……

稀奇了。

到底什麼女人能讓老大維護成這樣?

青龍一本正經地吃早餐,震驚過後,也沒什麼好奇怪了,他算是最鎮定的一比特了,朱雀是女人,和方嘉琪的關係非常好,她忍不住問,“南楓,你的女朋友是嘉琪吧,為什麼和……”

她試圖找一個形容詞來說這件事,這是不對的,卡卡不是玩弄感情的人,他對方嘉琪的好他們也看在眼裡,可為什麼突然和別的女人……他們真的不清楚。

而且十分震驚。

卡卡微笑提醒他們,“什麼話該說,什麼話不該說,你們心裡有數,不用我提點吧?”

幾人的頭要成撥浪鼓,廢話,這種事當然不能隨便亂說了。

誰捨得傷害方嘉琪的心。

周暮寒在一旁沉默地吃早餐,一邊看報紙,今天的報紙刊登了昨晚火鳳凰賭場的槍殺,拉斯維加斯賭王和歐洲賭王同時被殺,殺手還不止一比特,其中一名殺手是一名白衣黑褲的東方女人,報紙稱為東方娃娃,據說十分絕色,身手也特別的狠。

幾人的八卦心思也從卡卡的緋聞中轉移,青龍說道,“兩賭王和人結怨雖然多,可什麼人非要他們的命不可,這手法一看就是職業殺手做的。”

玄武和白虎點頭,手法非常俐落漂亮,不留痕跡。

卡卡拿過報紙看了一眼,微微一笑,果然戴了**,無雙的殺了人後就撕了面具,所以她在賭場玩了一圈也沒人認出她來。

倫敦警詧有的煩了。

朱雀哼了一聲,“這種案子警方一定查不到,又要被迫接受社會各界的壓力,我看最後一定會請我們出面的,南楓,要不要現在就做事?”

周暮寒挑眉看了卡卡一眼,笑著搖搖頭,卡卡道,“去查拉斯維加斯賭王被殺的案子交差就好,菲爾德的案子就算了,沒必要浪費時間。”

幾人都是聰明人,聽卡卡這麼說,心裡了然,白虎問,“熟人做的?”

卡卡正要回答,無雙風姿萬種地從樓梯下來,依然是白衣黑褲,她穿衣服的顏色非常的專一,俐落清爽,頭髮簡單地紮成馬尾辮,沒化妝,卻膚白如雪,紫眸顧盼生輝,就這麼走下來也有一種流光溢彩的嫵妹和妖嬈,驚豔全場,她本來就是一豔壓全場的美女。

風姿無雙,豔壓天下。

玄武、白虎等人看呆了眼睛。

好美啊。

特別是那一雙靈動嫵妹的紫眸,仿佛會說話一般,這樣的紫眸,他們就見過一個人有,且是偶然見過一次,前任黑手黨教父,一想到她的名字。

無雙。

墨無雙。

眾人馬上能聯想到她的身份,怪不得周暮寒提醒過他們不要招惹她。

現任黑手黨覈心領導之一。

卡卡起身,幫她拉開椅子,無雙和周暮寒打招呼,“暮寒,好久不見了,小白整天念叨著你呢。”

“小白念叨我什麼?”

“聽說你欠他一百塊。”

周暮寒大笑,無雙和青龍白虎四人打招呼,態度就沒有和周暮寒這麼熱絡了,只是淡淡點了頭,疏離冷漠,有些冷冽,眾人心中都打一個寒顫。

偏生她又笑得這麼溫軟……

有些詭異,有些陰森,有幾分柔美,又帶著幾分……陰險。

這笑容,很熟悉。

他們靈光一閃,總算想到什麼熟悉了,楚南楓的微笑。

卡卡式的微笑就是這樣子的。

怪不得……

無雙凑過去看周暮寒手中的報紙,周暮寒斜睨了她一眼,“他似乎沒惹到墨遙,哪兒該死了?”

“承天要他死。”無雙妖嬈一笑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卡卡在處理兩份早餐,無雙不吃蛋白,所以他把自己的蛋黃挑出來,放到無雙的盤子裏,再把無雙盤子裏的蛋白挑出來放到自己的盤子裏。

青龍白虎等人看得越來越覺得奇怪,怎麼看都像情人。

卡卡聽到無雙的話,拿刀叉的手頓了頓……

眼瞼微挑,凉意蔓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