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2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5:27:45
A+ A- 關燈 聽書

唐舒文和蘇然、林迪雲看了GK東方飯店那天晚上的錄影帶,看了整整不下一百遍,他們幾個怎麼都搞不懂,為什麼溫暖喝了咖啡後,分明不舒服趴下來,可沒一會兒又起來了,然後去開房。

飯店的閉路電視沒有人動過,這一點葉寧遠證實過,所以那人一定是溫暖,可他們幾個怎麼看都不明白,分明知道這件事和韓碧脫不了關係,可偏偏就是找不到證據。

實在太天衣無縫了。

林寧讓蔡曉靜問過溫暖,那天她記得喝了咖啡,後來就什麼都不記得了,也就說,溫暖根本不知道自己去開房間,進房間的事情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韓碧從頭到尾就坐在咖啡廳裏等方柳城,中途就在喝咖啡,沒有離開過。

所以溫暖做什麼,都和她沒關係。

林寧不信,整件事和韓碧沒關係,可該死的就是沒證據。

如今葉非墨全然不管安寧國家集團的事情,葉三少迫不得已重新回到安寧國際坐鎮,他無心追究這件事的始末,一心一意都在溫暖身上。

唐曼冬自責不已,“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,我那天就不該讓溫暖和方柳城他們一起走。如果我跟著一起去,可能什麼事情都沒發生。”

唐舒文抿唇,林迪雲問,“你們說,顧睿是不是知道什麼?”

“他那麼愛韓碧,就算知道什麼也不可能告訴我們。”蘇然蹙眉,“方柳城和溫暖中途離開過包厢,可能給他們吃了什麼東西,只是你們不覺得溫暖真的很奇怪嗎?”

是的,他們都覺得溫暖的表現有點奇怪,好像被人控制了,什麼都不知道。

可他們又不知道是為什麼。

“說這麼多幹什麼?我就不信不能讓他們開口說話。”唐舒文冷冷一笑,抿唇看向林迪雲,林迪雲知道唐舒文的意思,有些猶豫,“舒文,這法子行不通,顧家是顧家,顧睿是顧睿,不能拿顧家開刀,不然顧雲和顧小貝在中間也為難。再說,顧睿出了點事,顧家也不能袖手旁觀,總歸不討好。”

幾人正在猶豫的時候,小六給唐舒文打電話,“少爺,我們總部來了一比特貴客。”

“什麼貴客?”

“老門主把人家國際女星給請到總部來了,說是犒勞兄弟們的,愛怎麼玩就這麼玩。”小六弱弱地說,擦了擦頭上的冷汗,“怎麼辦呀?”

唐舒文,“韓碧?”

“對啊……”

“先關著,別動她……”唐舒文抿唇,小六無言,他們龍門總部的兄弟可都是“正人君子”,這種事情即便是命令也是做不來的,關著當然是求之不得了。

小六口中的老門主一定不是他爸爸,不是他爸爸,肯定是葉三少,真是………證據還沒拿到手呢。林寧等人知道情况後只是挑挑眉。

葉三少已經幾十年沒有過問他們小輩的事情,這一次恐怕是動了真格,也不管誰的面子了,直接就拿了韓碧,沒證據又怎麼樣,他心裡認為韓碧有罪,他就能辦了韓碧。

畢竟葉家失去一個孩子,是要有人來陪葬。

葉非墨會對韓碧手下留情,葉三少可不會。

程安雅知道葉三少把韓碧送到龍門去了,一般送去總部的人,若是下了命令,一定會被折磨得生不如死,這件事她也沒瞞著葉非墨,葉非墨聽了沒什麼反應,只是看著他和溫暖的結婚戒指發呆。

程安雅卻另外有一番想法,“阿琛,放了韓碧吧。”

“你什麼時候這麼善心了?”

“這件事和韓碧沒有關係。”程安雅說道,“你不覺得奇怪嗎?韓碧的性子你我都瞭解,她沒這個本事,你看看那天的GK的經過,根本找不到漏洞。韓碧若有這個本事,她早和非墨結婚了。只是一條小魚,沒必要浪費精力,真正在背後使壞的,另有其人。”

再說,對韓碧而言。

“放了她可以,她也別想在娛樂圈混。”葉三少陰鷙出聲,葉非墨如今自責,頹廢,雖說他自己要負大部分的責任,可這件事的導火線,卻是別人引起的,他何嘗不知道韓碧只是一名小角色,可再小的角色,發狠起來都能讓你致命。

程安雅蹙眉,“我怎麼都想不到,溫暖到底怎麼了?你說她吃了什麼東西。”

葉三少冷哼一聲,“我讓小黑查過韓碧的通話記錄,真巧,我發現她和一個人認識,正巧出事那天他們在綠光也碰過面。”

“誰?”

“杜月盈!”

“杜家的人?”程安雅挑眉,“你說杜月盈?她為什麼關鍵溫暖,對她有什麼好處,就為了上一次非墨打她的事情報復,這未免太離譜了吧?”

“除了杜家,你怎麼解釋?”葉三少淡淡說道,“那天下午,溫暖和舒文等人先去綠光,再遇上杜迪和杜月盈,接著韓碧和方柳城也去了,會這麼巧合?我看飯店的閉路電視,溫暖剛進飯店的時候就已經很不舒服,勉强在撐著,如果她不是在飯店被人下了藥,而是在綠光就被人下藥呢?韓碧充其量,也不過是別人的推手,當然,這一切都是我的猜測,沒憑沒據,杜家不會認。”

程安雅覺得葉三少說的有幾分道理,的確是如此。

最重要一點是,溫暖狀態如此不對勁,除了杜家的人能有這本事,其餘人也沒這本事,韓碧更沒有。

“杜月盈還在A市嗎?”

“我查過出入境記錄,她回紐約了。”葉三少冷漠說道。

程安雅冷笑,“跑得真快,如果真的她做的,跑到天涯海角都於事無補。”

葉三少道:“說實話,真要查出來是誰做的,非墨的孩子也回不來,他們兩夫妻的問題,其實和別人的陷害沒有關係,是他們自己本身就存在問題,杜月盈和韓碧只是推一下,真正造成悲劇的是他們之間沒有信任,非墨有錯,溫暖也有錯,他們處理彼此的關係和衝突管道不恰當,所以才造成今天的悲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