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0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4:21:33
A+ A- 關燈 聽書

陳雪如暗忖,說來說去,他是為了見趙雨凝,那女子是他的珍寶,不見面,不來往,對他來說很難受吧,她是不是該寬宏大量,笑著說,好吧,你去吧,你放心地金屋藏嬌吧,我不介意。

“你隨意。”陳雪如淡淡說道,“唐舒文,我真的覺得你特別的奇怪,心中分明愛著趙雨凝,又放不下她,她有一個小病小痛你就心如刀割,既然如此,為什麼要娶我們呢,讓我們去美國,各過各的日子不是很好嗎?你真的很衝突。”

唐舒文冷冷地眯起眼睛,“我們唐家的男人,斷不可能讓自己的孩子流落在外,受人白眼。”

陳雪如一怔,她知道是為了孩子,但她沒想到,唐舒文會是一個愛孩子的父親,看起來並不像,若不是他心愛的人生的孩子,恐怕丟進淮江他都不會看一眼,陳雪如只能解釋成,可能這是他第一個孩子,所以他比較寶貝。

“你女人那麼多,要是別的女人也生了孩子,你到底要娶幾個?”

“你閉嘴,你以為除了你,誰還有我的孩子?那天要不是我被人下藥,你半夜就跑了,你以為你能有孩子?”唐舒文冷漠地說道,他們幾人玩得凶,卻很有分寸,不該發生的事絕對不會發生,怎麼可能會有孩子,要不然自己的孩子現在都能組成好幾支足球隊了。

陳雪如見他這麼說,也不再說話了。

心中暗暗慶倖自己當年半夜跑了,所以才有了小念。

“少爺,少奶奶,到家了。”司機的聲音適當地響起,提醒他們到家了。

唐舒文和陳雪如回來的時候,小念還很精神,一家人都在客廳,還沒去休息,見陳雪如回來,溫嵐很關心地問她今晚的事。

陳雪如輕描淡寫帶過去,不是什麼大事。

唐舒文也命人封了消息,明天的娛樂版會有少許流言,但娛記定然不會亂寫,除非你不怕唐家的報復,况且明日是結婚,媒體不會這麼不識趣。

小念和陳雪如玩了一會兒,溫嵐就帶他去休息,陳雪如也回了房,梳洗後已差不多快12點了。舊的一年就要過去了,辭舊迎新,門外都放鞭炮了。

不遠處教堂的鐘聲敲響,舊的一年過去了。

新的一年來臨了。

她的人生,從今天開始,進入新的階段,是幸,還是不幸,她自己也不太確定。

真的很難說。

唐舒文上床,帶起一床冷氣,陳雪如想,自己還真是給他暖被窩了,睡得暖暖的時候一股冷氣就鑽進來。陳雪如有些排斥和他有身體上的接觸,沒辦法,心理有陰影了。

唐舒文也是知道的,兩人平時睡在一起是很規矩的,今天卻很例外,唐舒文一直往她身邊靠過去,陳雪如越是躲,他越是靠近。

她都要被他逼得落到地上去了。

“唐舒文,你幹什麼?”

“睡覺。”

陳雪如惱怒,“你睡覺擠我做什麼?”

“誰擠著你了,一張床睡碰著有什麼不對,再說,你可是我老婆。”唐舒文把音調調高了幾個分貝,重重地強調了老婆二字。

陳雪如咬牙,不知該說什麼的好。

老婆。

唐舒文的老婆。

是啊,她怎麼忘記了,她是他的老婆。

唐舒文見陳雪如靜了,頓感無趣,硬是要拉著她說話,陳雪如懶得理他,大半夜的,發瘋呢。

“今天要結婚了,你緊張嗎?”唐舒文問,雙手不規矩地伸向陳雪如的腰,她身子僵硬,冷冷道:“不緊張。”

唐舒文一聲喟歎,倏地伸手把她抱在懷裡,讓她枕著他睡,陳雪如抗拒地推著唐舒文的肩膀,她不想他和她如此親密。

“放開。”

“憑什麼?我抱自己老婆你喝什麼呢,我還想做ai做的事。”唐舒文直言不諱,她憤怒地抬眸看他,灰白的光線中,男人的眼光是深邃的,也是露骨的,扣在她腰上的手很清楚地表達了他的話,他想要她。

陳雪如被他這專注的目光仿佛吸住了靈魂般,一時無法辨清他眸中的目光到底為何,唐舒文撫著她的臉,柔情萬千,他也不知自己一時怎麼了,竟對她動了這心思。

欲念節節攀升,周圍的氣氛都滾燙起來,陳雪如緊張地避開他的目光,唐舒文扳著她的臉,不准她逃避,他的唇落在她的唇上。

她身子僵硬如石頭,毫無反應,除了害怕,還是害怕,那天晚上的記憶湧上來,陳雪如慌忙用手去抵住他靠近的胸膛。

唐舒文扣住她的手腕壓在一旁,高大的身子覆在她身上,低頭很耐心地吻住她的唇,溫柔的,多情的,如三月春風,帶著淡淡的欲wang,卻又克制住,沒有嚇著她。

不管他怎麼溫柔,陳雪如還是僵硬如石。

“唐舒文……”她忍不住喊他的名字,想讓他停手,唐舒文何嘗不知道她很害怕,可正因為如此,他更不能停,老婆是自己的,沒理由不能抱。

若她一直這麼抗拒他,莫非他要一直當和尚嗎?

額頭抵住額頭,暖暖的吻從她的唇瓣蔓延開來,一直落在耳垂,唐舒文含住她的耳垂,輕輕的啃咬,一陣電流竄過陳雪如的頭皮,一陣發麻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唐舒文解開她的睡衣,手探了進去。

“你沒穿內衣。”唐舒文戲謔說道,灼熱的呼吸都噴灑在她耳後,灼熱的,璦昧的,她的仿佛要燒起來似,胸kou被他揉得又漲又痛,分明抗拒著他,身子卻在他**的技巧戲下慢慢地軟化。

他的手指探入花徑中,體內的高溫和緊致讓他身子更為衝動,可他知道,這一次不能急,也不能嚇著她,不然再有下一次就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