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5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3:48:06
A+ A- 關燈 聽書

蔡曉靜交代她這些事情,咬了咬牙,“這些視頻要是能封掉就好了,網上都流傳瘋了,入口网站點擊量和轉載數那麼多,如今遍地都是,真是操蛋!”

“沒辦法封住嗎?”

“沒辦法。”蔡曉靜抿唇,“看來我人脈還不够,我得找一找華夏駭客基地的人,黑了他們,看他們還轉。”

溫暖默默無語了。

“葉二少呢?這麼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吧,他怎麼說?”

溫暖一聽葉非墨,心中的苦澀就更重了,臉上又是一陣火辣辣的燒,那種羞辱的口氣和眼神,她記憶猶新,一回憶就像一根刺,刺在她心中。

“在樓上,剛吵架了。”溫暖冷冷說道,蔡曉靜抿唇,不語。

良久,她說道:“溫暖,以後在公眾場合一定要注意點,雖然狗仔無處不在,被偷拍也正常,但是,這樣的畫面我希望以後不要再有,藝人要懂得避開狗仔,他們就算無孔不入,我們也要兵來將擋水來土掩。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記者會一定要召開的。

溫暖一部電影眼看就要開始到各大城市去做宣傳了,電視劇也正在拍攝,她的形象不能毀了,不然這兩部電視劇也要毀了。

林寧很生氣。

昨晚就打電話讓蔡曉靜一定要想辦法解决這件事,不得有誤,蔡曉靜應承了。

林寧和他們關係再好也不能通融她們對電影的傷害。

《美人傾城》這部戲的看點大部分在溫暖,她要是出了問題,這電影肯定就廢了。林寧還把溫暖罵了一通,讓她以後出門戴個鴨舌帽,點一個媒婆痣,畫一個乞丐裝在出門。

深深地把溫暖打擊了一遍,蔡曉靜只是笑著讓溫暖別理會林寧,當他放屁就好。

葉非墨一整晚都沒有下來,蔡曉靜睡在客房,第二天就和溫暖起身去記者招待會現場,幸好溫暖住的地方還沒有被狗仔挖出來,出門沒有什麼狗仔跟著。

蔡曉靜和劇組請了假,下午才回去片場,最近都在趕拍溫暖的戲份,拍好後,她要隨著《美人傾城》劇組的人員各大城市跑,開始要為影片做宣傳了。

記者會現場,溫暖和蔡曉靜都在,還有安寧娛樂部的總監陪同著,一起召開記者會。

記者早就在現場圍堵了,熱鬧得不行,安寧國際、GK傳媒,ATV電視臺,B&C電視臺等好幾家國內電視臺都在做現場直播報導。

溫暖和蔡曉靜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坐下來,雲總監坐在一邊,現場鎂光燈一陣亂閃,長短杆不停地轉動,記者們也開始急躁起來,個個都想要挖到第一手新聞。

葉非墨的辦公室有一臺巨大的牆上電視,現時正開著,安寧國際在做直播,隨著主持人的暖身,進入整體,鏡頭都打在溫暖身上,她面無表情地坐著。

葉非墨目光冷厲,抿唇,冷冷地看著荧幕。

“溫小姐,請問,這段視頻是不是真的?真的是你本人嗎?”

“溫小姐,你和方大少到底是什麼關係?”

“溫小姐,現在網上流傳出來的視頻你怎麼看?方便說一聲嗎?”

“溫小姐,網上都在傳你被方大少包養,是不是有這回事?”

“溫小姐,說句話吧!”

……

“溫小姐,你真的被方大少包養了嗎?”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“溫小姐,你才剛出道就得到這麼好的機會,是不是方大少在背後為你打點,你又答應他什麼?”

……

記者七嘴八舌都在問溫暖,蔡曉靜抬手讓記者們都安靜下來,她微微一笑,說道:“各位媒體朋友們,你們一個一個來問,這樣太亂了,溫暖都不知道先回答哪一個問題。”

一名記者急切次問:“溫小姐,對網上這段視頻,你到底怎麼看?是不是真的?”

溫暖說道:“視頻是真的,可網友的猜測是假的,我和方柳城並不是福斯所想像的關係,我和他也沒有絲毫利益關係。”

“溫小姐,你的項鍊是怎麼回事,房契又是怎麼回事?無緣無故,方大少爺怎麼會送你那麼貴重的禮物,又給你房契。”一名女記者犀利地問,直奔主題。

溫暖一笑,說道:“我和方柳城從小一起長大,他十歲就到我家,我爸爸一直把他當成兒子來養,嚴格上來說,我和方柳城算是兄妹,我二十歲生日的時候,他出差錯過了,那條項鍊是他補給我的生日禮物。哥哥送給妹妹生日禮物有什麼好奇怪的?我們家前一段日子破產了,房子被法院拍賣還債,方柳城買下來,本來是想還給我爸爸報答他的養育之恩,但他和我爸爸之間有了一些衝突,不好直接給我爸爸,於是他就轉交給我,那幢房子原本就是我們家的房子,這一點你們隨便一查就能知道真假。”

“什麼?她和方柳城是兄妹?怎麼可能?”

“一個姓溫,一個姓方,怎麼可能是兄妹,現在幹妹妹都成動詞,不是名詞了嗎?”

“誰會信她,上一次傳緋聞,方柳城還親她,怎麼可能是兄妹。”

……

“溫小姐,誰家的哥哥會吻妹妹的?”記者更加犀利地問,搬出他們的緋聞。

溫暖淡淡一笑,“哥哥給妹妹一個晚安吻,又什麼不可以,拍照的時候錯位一拍,出來的照片明顯會給人造成誤會。”

“既然方柳城是溫家養大的,溫家破產,以他的財力,他早就能幫忙了,為什麼一直拖到現在?”另外一名記者又問。

溫暖抬手,手指擦過眼睛,手指沾了辣椒水,一直火辣辣的燒,她這一擦過眼睛,眼淚立刻就流出來了,溫暖難受得必須要一直眨眼睛,忍不住低下頭來,眼淚嘩啦啦地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