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56金牌加更

發佈時間: 2022-10-20 09:12:22
A+ A- 關燈 聽書

墨晨忍不住問,“木木,你怎麼知道我是黑手黨教父?”

他沒有婉轉,而是直接問,不管如何,他們是一家人,這是墨晨所深信的,他不會害了自己的兒子,永遠不會,他相信木木也不會害他,這是血濃於水的信任。

所以沒必要太過委婉。

且木木和森森都很聰明,不是一般的孩子,不會有太多的顧忌,他又怕他們多想,不如直接問了,更方便一切。木木抬頭,並不說出真相,“這有什麼好奇怪的,羅馬出事的時候,有一個論壇一直在說這件事,黑手黨和反恐的糾紛,墨家是黑手黨世家。”

“哪個論壇?”這樣的論壇,基本上不會放開給別人看。

“RPT。”木木有問必答,墨晨眉梢一挑,“你是那裡的會員?”

“不是,偶然路過。”木木說道,顯然不想說太多,然而,他不知道的是,他的爹地看起來是一比特很溫柔慈善的人,在他們面前也是很好欺負的人,溫柔得要滴出水來。

可他的爹地是一名特工,情報特工,且是情報頭領,那是多敏銳的心思,多快的反應,墨晨自從選擇了情報這條路,一開始就要從很多彎彎曲曲的資訊中選取他所要的準確資訊,所以木木的話給他另外一個訊息,所謂的路過,其實就是監視和控制,至於是奉誰的命令去監視這家論壇,那就不知道的。

墨晨知道RPT論壇,那是一個恐怖分子所建立的論壇,卡卡是會員,第一恐怖組織有好幾個主要首領都在裡面玩,交流一些資訊,可以說世界上排名三十的恐怖分子,二十人都是論壇的會員,會員一千多人,全部是恐怖分子,這也是為什麼葉天宇能那麼快速地慫恿中東恐怖,控制北美恐怖危機的重要原因。

所以監視這家論壇的,只能是官方組織。

而且,肯定,絕對是官方組織。

墨晨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,這是一名做情報的人靈敏的危險感覺。

對面坐的兒子,究竟是誰?

是敵人?

轉而他又是一笑,哪怕是敵人,那又如何,誰規定父子就全部都要是黑手黨,人家許諾是反恐督察,丈夫,兒子和女兒全部是恐怖分子,這又有什麼關係,不能影響他們是一家人的事實。

墨晨的擔憂和寬慰全部隱藏在百年不變的微笑外,木木哪怕再聰明,在墨晨面前,這點道行也是不够的,他就算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,想從墨晨臉上看出什麼,那也不可能。

你可以從墨遙臉上看出什麼,也不可能從一名情報王的臉上看出什麼,除非他想讓你知道。

吃過早餐。

森森要踢足球。

墨晨當然陪同了,可沒有運動衫,穿這麼整齊去踢足球實在是太招人了,木木提議去買幾套換洗衣服和運動服,如果他繼續常住的話。

墨晨欣然同意,木木放話了,基本上顧寶寶的意見可以忽略了。

走的時候,木木和森森都和尼克打招呼,語氣都很又好,尼克有點悲傷,過去都是他帶著幾個孩子去玩,去購物,如今換了別人,還是一個吃軟飯的男人。

男人越來越憂鬱了……

木木到墨晨到附近一家賣場,買了兩套睡衣,兩套換洗衣服,還有一些日用品,於是打道回府,他們到社區裏踢足球,有一個很大的公園場地給他們踢足球。

且小鎮有會所,有很多運動項目。

森森和木木都愛踢足球,墨晨帶著他們在足球場上跑,教孩子們學足球,運動那是他的強項啊。

尼克很憂鬱地看著他們玩耍。

森森注意到尼克了,本想叫著尼克一起玩,又怕爹地不高興,所以沒叫尼克,帶著球遠一點的時候,森森小聲和木木嘀咕,“木木,要不要叫尼克?”

他們是很喜歡尼克的,以前沒有墨晨的時候,他們都和尼克一起玩,都是尼克陪他們玩足球的,那時候,墨晨還不知道在哪兒。

他們和尼克之間,有很多回憶。

孩子們和他建立了很友好的友情。

木木想了想,“別叫了,尼克不會願意來的。”

且墨晨恐怕也不喜歡,木木還覺得和墨晨玩比較新鮮,墨晨顯然踢得比尼克好,他更喜歡和墨晨一起踢足球。

所以說,科技啊,科技。

科技流才是取勝的關鍵。

萬能男人最可靠了。

顧寶寶醒來的時候,一份熱乎乎的海鮮三明治在保溫著,她心想,兒子真是太貼心了,都陞級會做海鮮三明治了,她太幸福了。

她出門就看到孩子們和墨晨在對面的公園社區裏踢足球,那是一塊很大的足球場地,墨晨穿著白色的運動服,教木木和森森傳球,姿態矯健,優美,笑容在陽光下如一名大學校園中的大男孩。

顧寶寶有一些恍惚,忍不住想起以前大學校園時的墨晨,她看見過他這模樣,帶球,傳球,射門,她曾經那樣的著迷,沒和損友一起去吃飯,餓著肚子看他比賽。

那一年,墨晨並不是加入學校的足球隊,是因為他一個朋友足球預賽前傷到骨頭,無法上場,米蘭又必須要贏得這場比賽,因為不能再被別的大學取笑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所以墨晨上場。

正式比賽前,墨晨有過許多次訓練,都在學校的足球場上。

顧寶寶知道後,天天拉著損友去看墨晨的比賽,哪怕是訓練,她也看得著迷。

那時候的墨晨意氣風發,如今換上運動服教孩子們傳球的他,多了幾分沉穩,可俊逸的面孔一如當初,那樣燦爛的笑容也如當初。

溫和如風。

本以為早就淡忘的記憶,又突然變得鮮明起來,那些年少時候的柔軟心情,也再一次湧上來。

她怎麼會忘記了,曾經那麼愛他,那麼,那麼愛他的心情呢。

*

姐妹們,求金牌撒,加更了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