醋的味道

發佈時間: 2022-10-19 17:14:41
A+ A- 關燈 聽書

霜霜從南翔手裏拿過箭,蕭羽鴻也走了過來,站到她身邊,雙手酷勁十足的環胸,丹鳳眸裏盡是不屑,在他看來,這個七皇嫂長得是很漂亮,可她的能力他是打心眼兒裏的懷疑,“喂,本王可只給你這一次機會,要是你射不中靶心,那就回家去吧。”

皇后從小的寵溺使他說話一向囂張,他的目中無人霜霜倒並未生氣,她側眸,眸光淡淡含着莫測的笑意,“小子,那你可要睜大眼睛看清楚了!”

蕭羽鴻很不給面子地撇撇嘴,蕭亦宣微笑着後退一步,目光柔柔地注視着她纖細的背影,墨色的眼底流溢着溫情,南翔立在一側,眉毛呈奇怪的形態微微扭曲着。

王爺的心思,他真的猜不透了。

搭箭,拉弓,靈活的手指輕易地完成早已爛熟於心的準備步驟。

原本笑意爛漫的眸子倏爾眯起,如發起進攻的獵豹,焦點牢牢對準前方箭靶的紅心,紅脣勾起一個華麗的笑弧,手指一鬆,下一秒,細長的箭如猛虎下山,帶着勢如破竹之勢飛射而出。

耳邊只聽到“嗖”的一聲,蕭羽鴻漂亮的丹鳳眸緊隨着射出的羽箭而移動,嫣紅的脣越張越大,完全不符王爺該有的儀態,最終,隨着教官的一聲高喊“正中靶心”,他的視線定格在遠處那小小的黑影上,鳳眸中除了震驚,再無別的情緒。

同樣在旁邊觀望的何高飛等人也是兩眼發直。

“怎樣?你嫂子我的技術還行吧?”側身看着呆若木雞的蕭羽鴻,霜霜揚脣一笑,鋥亮的眼眸華光閃現,耀眼得不可一世。

她雖不是古代人,可真要比箭術,還沒幾個人能戰勝她!

蕭羽鴻眼珠子動了動,將目光對準霜霜燦爛的小臉,他使勁地眨了幾下眼睛,然後那張美得過分的臉蛋並未如霜霜預想的呈現出無比膜拜的表情,他只是哼哼,“還行吧。”

其實他內心早就被霜霜的箭術給震撼住了,七皇嫂,果然有兩把刷子!

還行吧?

霜霜脣角抽搐一下。

“死小子,你這性子還真是不討喜啊!”她放下弓,兩步走到蕭羽鴻邊上,後者還來不及躲就被她一胳膊環住脖子,霜霜眸光邪氣流肆,毫不客氣地在他頭上揉了把,“不過,你嫂子我就喜歡你這種傲嬌的美少年,哈哈哈!”

她笑得有夠囂張,有夠邪惡,看得旁人咋舌不已。

傲嬌的美少年?

宣王妃的言行還真是大膽無畏又獨樹一幟啊!

霜霜和蕭羽鴻過於親密的接觸,蕭亦宣看在眼中,飛入鬢中的劍眉狠狠地抽了下。

儘管那是他的弟弟,只有十五歲,比霜霜還小了兩根手指頭,可他就覺得這畫面刺眼的緊。

嗯,非常的不舒服!

南翔離他最近,明顯嗅出空氣中似乎飄着不尋常的味道,好像有點酸,就像是……醋的味道。

“放開本王!”蕭羽鴻被霜霜摟着動彈不得,鼻息間盡是她身上好聞的味道,除了母后,他還沒跟哪個女人有這麼近距離的接觸過,漂亮的小臉蛋一下子就紅了。

“嘖,一天到晚就本王本王,你累不累啊?”霜霜戳他的包子臉,“小子,別把自己搞得太幸苦,你現在正是青春美好的時候,可要好好對待自己,享受生活,可別等到老了再來後悔。”

曾經她的美好時光全部消磨在了黑暗與鮮血並存的日子裏,如今能回到十七歲,她自然希望能有點不同的生活方式,看着少年老成的蕭羽鴻,她就莫名的有些心疼他。

明明就是無憂無慮的年紀,偏要把自己弄成個小大人,就算古人早熟,也不該這樣剝奪他該有的快樂人生吧。

時間是把殺豬刀,稍不注意就捅死了美少年啊。

她現在可是很喜歡傲嬌得不得了的蕭羽鴻!

聽着她貌似戲謔的話,蕭羽鴻怔愣,也不掙扎,他盯着霜霜,丹鳳眸中閃過複雜的暗芒。

就在霜霜以爲他聽懂的時候,他倏地冷了臉色,精緻的臉蛋繃得緊緊的,“你知道什麼?!你什麼都不知道纔會說的這麼輕鬆,你不是我,你根本就什麼都不懂!”

他幾乎是用盡全力朝着霜霜吼完的,小臉漲得通紅,連眼眶都微微紅了,那倔強小獸的模樣,看得霜霜先是一陣錯愕,然後撲哧一聲笑。

蕭羽鴻瞪她已經瞪得咬牙切齒,霜霜擡手拍拍他微微顫抖的肩,斂去笑,“小子,告訴你一句話‘走自己的路,讓別人說去吧’,你來這世上是爲自己而活,只要對得起自己,何必管別人是怎麼看你的,嗯?”

蕭羽鴻咬着嘴脣,眸光閃爍,從他懂事起,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對他說,要爲自己而活。

其實,她是明白他的。

“好啦,咱們浪費不少時間了,再磨蹭就該回家吃中飯啦!”霜霜見他的樣子就知道她的話起作用了,這小子,真是變扭的可愛。

這回蕭羽鴻沒再說話,一個人默默地拿起弓和箭做準備。

“真看不出,你還會開導人?”蕭亦宣走上前,垂眸看她,目光深邃迷離,像是蒙着淡淡的霧氣。

“我可沒那麼大的能耐。”霜霜別開眼,哈哈兩聲。

不知爲何,自從他幫她戴上戒指以後,面對蕭亦宣,她就忍不住想要躲避他的注視。

蕭亦宣那堪比七竅玲瓏心的敏銳心思又怎會忽略掉她的小變化,妖孽的丹鳳眸中暗藏着莫測的光芒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她縱使是隻狂傲的小豹子,在他面前,也就是可愛的貓兒。

“你的箭術很好,恐怕這裏,沒有人是你的對手。”他笑着讚道。

“那是當然!”霜霜高傲的昂着下巴。

也不想想她的這身本事是花了多大的代價纔有的!

“喂,你還不快過來!”蕭羽鴻永遠都拽得要上天。他穿着華麗的金線繡騰龍紅色勁裝,身材修挑有致,配上那張美得不可思議的臉蛋,簡直就是朵盛開在陽光下的罌粟。

美少年穿上火紅色還真是妖孽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