跟去軍營

發佈時間: 2022-10-19 17:58:44
A+ A- 關燈 聽書

拽妃,算你狠跟去軍營

蕭寒霖還是不肯鬆手,他牢牢的盯着白雲沫,薄脣微張,喉間發出模糊的聲音,“霜……霜霜……”

這是他活下去的動力。

鼻尖一酸,晶瑩的淚水滴落在他的手背,溫熱的,白雲沫有些哽咽,“我沒有騙你,霜霜她在灝王府,灝王不允許外人見她,所以,只有自己去找她纔可以。”

御醫們立在旁邊,也不敢貿然上前。

蕭寒霖就這麼看了她好一會兒,確定她不是在撒謊後,才放開她的手,疲憊的合上眼,御醫見狀,趕緊的湊過去診脈。

“怎麼樣了?”白雲沫緊張的問。

御醫的眼眸一亮,顯露出喜色,他收回手,語氣比昨晚輕鬆不少,“王爺的脈象雖還有些無力,不過已經平穩下來,只要再好好的服藥調理,不久之後,便可恢復。”

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

“是的。”

聽見御醫的回答,杜鵑這才走上前,欲扶起白雲沫,“小姐,王爺已經沒事了,你快先起來吧。”

她這麼跪了一夜,杜鵑很替她心疼。

“杜鵑,王爺他沒事了,他好了!”白雲沫抓着杜鵑的手,欣喜的說着,杜鵑點頭,“是的,小姐,你先回房休息會兒吧,王爺這裏有御醫守着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白雲沫連聲應道,跪的太久,她的雙腿早就麻木,白雲沫的身子又因懷孕很沉,起身的時候險些摔倒在牀上,還好有御醫在旁邊扶了一把。

“雲側妃回房後用熱水浸泡一下雙腿,方能緩解不適,微臣再開些補藥,雲側妃服藥之後好好睡一覺吧。”御醫恭敬的對她道。

“有勞了。”不捨的看了幾眼蕭寒霖之後,白雲沫纔在丫鬟們的攙扶下回自己屋去。

霖王府籠罩的愁雲也因着主人的甦醒而暫時褪去。

白楓堇正在營帳裏看着兵書,思考着接下來的戰略計劃,忽聽外面侍衛稟告:“白校尉,有人找您。”

白楓堇放下書,眸光疑惑,他挑眉道,“進來。”

一道纖細的人影緩緩走進,溫婉的水杏眸裏含着淺淺的笑意,她雖穿着男裝,卻掩飾不住那輕盈的身姿,白楓堇一愣,趕緊起身,驚訝的叫出她的名字,“雲汐?你怎麼會在這裏?!”

白雲汐柔柔一笑,親暱的叫了聲:“哥哥,好久不見。”

“你怎麼不在王府呆着,跟來軍營做什麼?”白楓堇三分責怪,七分心疼,雙手輕釦住她的手臂,拉過她仔細的檢查一番,確定她安然無恙。

“聽說你們這次出征很重要,我不想一個人留在京城,所以,我就回了趟家,讓爹派人送我過來。”她把心底的情緒掩飾的很好,看不出一絲破綻。

而實際上情形是,她被接回灝王府,禁足於王府後院。她肯定,她與唐勇的事是霜霜陷害她的,所以,當她聽丫鬟說起,王爺帶着白小姐出征時,就趁着看守不注意,偷偷跑回白府,然後對白尚書說,自己不捨得蕭廷灝,求他派人送她追上軍隊。白尚書禁不住她的苦求,就點頭同意了。

白霜霜毀了她的所有,她絕不會放過她。

她要她死!

白楓堇既是生氣又很無奈,他拍拍她的細肩,“你呀,還真是任性,就只有府裏的下人陪着,要是出了事該如何是好?”

“我這不是沒事嗎?”她彎脣一笑。此時,她的心裏只有恨,對蕭廷灝,也對白霜霜,恨意賦予她勇氣,在來的路上,她從來沒有害怕過。既然她已經沒有辦法挽回,那麼,他們就全部都下地獄吧。

白楓堇眸光流露出寵溺,“你這只是幸運而已。”想了想,他又問:“去見過灝王了嗎?若是知道你來,他肯定很高興的。”

“還沒,我直接過來哥哥這裏的。”

白楓堇拉過她,微笑,“那我現在帶你過去吧,灝王的營帳就在前面。”

白雲汐握住他的手腕,搖搖頭,輕聲道:“我不去廷灝那裏,如果他知道我來軍營,他會派人把我送回去的。哥哥,我就偷偷跟在你身邊吧,等你們打了勝仗,我再去找他。”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她來的時候,已經格外的小心了,不敢讓人認出她。

白楓堇蹙了劍眉,年輕英俊的臉龐斂去了笑意,“軍營生活艱苦,等打仗的時候,會很危險,你要留在這裏,不說灝王不答應,我同樣不允許。”

“哥哥,我會小心的。”白楓堇是她唯一的機會,白雲汐極力爭取,她咬脣,垂下目光,“我知道,我什麼忙也幫不上,還會讓你擔心。可是,哥哥,我想和你們在一起,就算會有危險我也不怕,你就答應我吧。”

這個妹妹,是他從小寵大的,聽着她如此的請求,白楓堇的眼神柔和了幾分,他無奈的輕嘆:“雲汐,看來,我們都把你給慣壞了。爹孃同意送你來軍營,我現在還要替灝王瞞着你在這裏的消息。”

“那你就是答應我留下來,還要替我保密了?”白雲汐高興的問。

白楓堇揉揉她的發頂,笑,“除了對你妥協,你哥哥還有別的選擇嗎?”

白雲汐眉眼彎彎,如小時候那般挽着他的手臂,撒嬌道:“就知道哥哥你最好了。”

“你是我妹妹,想不對你好都不行啊。”他寵溺的說着,“一路上一定沒好好休息過吧,你先在我這裏歇息,過會兒我派人給你安排住的地方。”

“好啊。”白雲汐點頭,她想了想,眸光深深,忽而問:“哥哥,這些天,你有見過霜霜嗎?”

現在離結局不遠了哈,開始倒計時了。關於白雲沫這個女配,有姑娘不是很滿意,覺得應該虐她,但我想說,其實她沒那麼壞,所以,她的結局,我不打算寫的悲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