贏不了她

發佈時間: 2022-10-19 17:54:33
A+ A- 關燈 聽書

拽妃,算你狠贏不了她

“沒有,王妃今天的氣色比起往日要好些。”

“嗯。”蕭亦宣頷首,“你們先下去吧,我進去看看她。”

姐妹倆福身退下。

進到內室,午後溫暖的陽光穿過半掩的窗扉,投射下一地的淡金色,和煦的春風帶着淡淡的花香,輕輕吹動華美的薄紗幔帳,隱約可見牀榻上身影。

霜霜正側身朝裏躺着,如瀑的黑髮鋪散在粉色的牀單上,身子似貓兒那樣蜷縮着,臉蛋藏在枕頭下,蕭亦宣坐在牀邊,深深的凝視她的睡顏。這幾日忙於戰事,他都沒有好好的看過她。

“嗯……”沉睡的貓兒細細嚶嚀,裹在被子裏翻了個身,白淨的臉頰有着淡淡的紅暈,如同花園裏盛開的嬌嫩桃花。

蕭亦宣心生悸動,他脫去外衣,上牀,溫柔的把她摟到懷中。

“……你回來啦?”霜霜沒有睜眼,聲音很輕很柔。

“嗯。”蕭亦宣俯首,吻了吻她的小臉,“今天有不舒服嗎?喝藥了沒?”

霜霜在他懷裏蹭了蹭,緩緩睜開眼,琉璃色的眼眸還有些迷濛,“中午已經喝過藥了,還好,沒有吐過。”

自從進入北夏以後,她時常會覺得噁心,吃不下東西,整天都沒什麼精神,老是想睡覺。蕭亦宣一開始以爲是征戰幸苦,便不准她跟着上戰場,霜霜也聽話的呆在後方,但是情況依然沒有好轉。攻下墨城後,他立即找來城裏最好的大夫爲她診過脈,但卻說不出確切的原因。看着她一天天的消瘦,大夫只能暫時開些補藥調養。他已經飛鴿傳書給若言,讓莫問仙儘快趕來這裏,有了幽夢事件在先,他不敢掉以輕心。

“那就好。”前幾日丫鬟們說她吐得厲害,可他偏偏又忙得抽不開身,聽到她這麼說,和水月的回答沒有出入,他也稍稍能放心些,“要再睡會兒嗎?我在這裏陪着你。”

霜霜又朝他懷裏擠了擠,清新的蓮香圍繞着她,很舒服,很安心,“今天不用忙了嗎?”爲了不讓他分心,她現在極少過問軍情,連她親自帶出的先鋒隊也沒再見過,每天都乖乖的養病。

“可以暫時休息一下。”他柔聲回道。

看着他鳳眸裏的血絲,霜霜心疼的在他脣上親吻,“那你就陪我睡會兒吧,這兩天你都沒怎麼合過眼。”

上次在冷月軍營說過要生孩子後,她就努力爲他改變,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,直到現在,她的眼眸也沒有再出現過詭異的血色。他們現在的相處,恢復到她中幽夢之前的狀態溫馨甜蜜。

“好。”蕭亦宣笑意如春,在她額頭落下一吻,隨即閉上眼,休養生息。

北夏京城。

霖王府。

“雲沫,霖王最近這段時間不在王府,你可要注意好自個的身子,萬事都要多小心,知道嗎?”白雲汐握着她的手,溫聲囑咐。

白雲沫懷孕有五個月了,原本漸漸的下巴圓潤不少,身材也比從前豐盈許多,她輕撫着自己的腹部,笑着點頭,“我會小心的。”這是她和所愛的男人的孩子,雖然他對她依舊是不冷不熱,可她還是十分期待這個孩子的降臨。

“杜鵑,雲沫的飲食起居,你可千萬要仔細,若是出了什麼事,你可承擔不起後果。”白雲沫是她的親妹妹,再加上心裏有愧,所以,她不希望她再受什麼苦難。

“奴婢明白。”

對於姐姐的關心,白雲沫自然是十分感動。不過,幾個月沒見,相較於她的臉色紅潤,雲汐整個人瘦了一圈,白雲沫屏退房裏的丫鬟,這纔開口問她:“雲汐,你和灝王現在……怎麼樣了?”

白雲汐斂了眸,坐直身子,端起桌上的香茶,淡淡道:“他忙着朝廷內外的事,我和他有時候幾天都見不着面。”

“他還在爲霜霜的事難過嗎?”她小心翼翼的問。王爺雖然什麼都不說,可是她從他時常的走神看得出,他還在思念着霜霜,即便過去這麼久了,他還是忘不了她。

所以,她想,灝王也許同樣還記着霜霜。

那個名字,已經很久沒聽到了,白雲汐的眸色沉了下去。

她活着的時候,她爭不過她;她死了,她同樣無法取代她。

“是啊,這輩子,他都不可能忘記那個人了。”這件事,她早已經看開。

“那你……”白雲沫咬脣,她同情雲汐,可是又不知該如何幫助她。

白雲汐知道她想說什麼,抿脣,朝她微笑,“我很好,你不用擔心,能這樣陪在他身邊,我就無憾了。”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姐妹倆又在屋裏說了會話,白雲汐便起身,準備回灝王府。

“現在天還早,你怎麼就急着要回去了?”難得能有親人來探望,白雲沫不捨她離開。

白雲汐輕嘆,“王府最近就我一人管着,不得不早些回去。”

“灝王不在嗎?”白雲沫有些訝異。

白雲汐眸中閃過一抹異色,想了想,她低聲道:“這件事,你可千萬別說出去,廷灝他已經帶着三千精兵祕密前往墨城支援六王爺了。”這消息,是顧炎告訴她的,蕭廷灝肯定不會向她報備行蹤。

“王爺不是已經帶兵去墨城了嗎?爲何灝王還要親自出馬?”

白雲汐面略幾分憂色,“聽說冷月的宸王部隊精良,不好對付,而且他們也在等待援軍,廷灝也是以防情況有變,提前做好準備而已。”

“既然是這樣,那我也不留你了。”白雲沫叫丫鬟們進來,讓杜鵑拿過她的披風,白雲汐道:“你就不必出去送我了,好生在屋裏歇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