絕不負她

發佈時間: 2022-10-19 17:38:49
A+ A- 關燈 聽書

拽妃,算你狠

莫問仙又走到他們面前,從懷裏掏出個藥瓶,倒出幾粒黑色的藥丸,“你們把這個吃了。”

冷若言危險的眯起子夜黑的眸子,顯然很懷疑這東西的安全性,莫問仙瞪他一眼,“你這年輕人還真是不討人喜歡,不想吃這藥就算了,待會兒中毒要死了,可千萬別求我救你!”

“我也是小心駛得萬年船不是?”冷若言痞笑,從他手心拿過藥丸服下,其餘幾人也跟着照做,莫問仙瞥了眼霜霜,又從懷裏掏出個藥盒子,然後遞給蕭亦宣,道:“她現在沒法吞下藥,你把這個放到她嘴裏。”

蕭亦宣接過,感激道:“謝謝莫神醫。”

莫問仙勾勾脣,“別忘了你剛纔說的話就成。”說着,他就率先轉身走入梅林,“都跟上,千萬別跟丟了,我可沒時間去找人。”

蕭亦宣一行人也心知這裏不簡單,緊隨其後。

純白的梅花花瓣落滿一地,就像才下過一場雪,蕭亦宣垂眸看了看霜霜,脣邊漾開溫情的笑意,他的霜兒最喜歡玩雪,再過不了多久,她又可以在雪地裏歡笑了。

一行人跟在莫問仙身後,在偌大的梅林穿梭繞了許久,終於到達莫問仙住的地方。幾間竹屋,清新雅緻,屋後是一大片竹林,一陣風過,只聽見竹葉的唰唰聲,很舒服。院子裏種了許多植物,在本該是冬天的季節,各色鮮花爭奇鬥妍,全都是外人沒有見過的品種。

“這些花可都是我的寶貝,誰也不準亂碰一下。”莫問仙揹着手走在前頭,冷冷的飄來一句話。他種的東西美則美矣,不過大家心裏都明白,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,他們是腦子進水纔敢亂碰他的這些花花草草。

莫問仙打開一間竹屋的門,對蕭亦宣道:“你把她抱進去。”

“是。”蕭亦宣抱着霜霜走進去,冷若言隨後,剩下的三位本想一起的,但是莫問仙給了個閒人免進的眼神,他們只好在門外等候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竹屋內陳設簡單樸素,蕭亦宣把霜霜放到牀上,拿過軟被爲她蓋上,這時候,莫問仙走了過來,一手捋着鬍鬚,居高臨下的看着霜霜,問道:“你剛纔說她是中了幽夢?”

“是的,霜兒只剩兩天的時間,請莫神醫能夠救她一命。”蕭亦宣有些急切的回道。

莫問仙俯下身,爲霜霜把脈,眸中掠過一抹精芒,放下她的手,問:“她的毒早就發了,你給她吃了壓制毒性的藥?”

蕭亦宣將霜霜的手放回軟被中,答道:“是的,不然,晚輩也不可能有時間帶着她來無憂谷。”

“誰給你的藥?”莫問仙似乎對此很有興趣。

倚在門邊的冷若言傲慢出聲:“我給的,有問題?”

莫問仙挑眉看向他,眸光眯起,隱隱流露出一絲讚賞,“沒想到,你人生得討厭,還有點本事。”

冷若言眸光一斜,薄脣揚起三十度謙卑的弧度,似笑非笑,“比討人厭,晚輩實在是不敢跟名滿天下的您老比。”

“哼!”對於冷若言的暗諷,莫問仙鼻孔朝天哼了哼,“年輕人,說話可要先動動腦子,不然禍從口出,可就麻煩了。”

“我這人命硬,也不怕麻煩。”冷若言笑得囂張,那輕蔑的眼神,莫問仙很惱火。

蕭亦宣可沒心思聽兩人鬥嘴,他站起身,問莫問仙,“請問,您什麼時候能爲霜兒醫治?”

莫問仙又瞪了眼冷若言,才轉過身,他朝蕭亦宣豎起食指搖了搖,“要解幽夢,很簡單。可在此之前,我要你先答應我一件事情。”

蕭亦宣急忙問:“何事,只要是晚輩能做到的,一定全力以赴。”

“放心,沒你想的那麼嚴重。”莫問仙眯起眼,陰笑,“我看你長得還算俊,而且對你妻子情深意重,你應該是個不錯的男人。”

蕭亦宣被人這樣誇,正要說過獎時,莫問仙的下一句話就讓他的“過”字卡在喉嚨裏。

“所以,你只要願意休了她,娶我的徒兒,我就會爲她解毒,保證不留一點後遺症,怎麼樣?”莫問仙笑得像個奸商。

“……”蕭亦宣怎麼也沒想到,他竟然要求他做這件事,一時間怔住說不出話來。

冷若言沉下眉眼,朝莫問仙走過去,“你腦子進水啊?想要嫁你的徒弟也不至於用這種方式吧?”

莫問仙明顯不悅,臉色幾分陰鬱,他看着不置可否的蕭亦宣,冷聲問:“你的意思?”

蕭亦宣咬牙,雙手抱拳,“請恕晚輩不能答應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莫問仙的聲音提高几度,透着幾分危險的味道。

蕭亦宣望了眼霜霜,眸光柔情流溢,他堅定的回道:“晚輩曾經在霜兒面前立誓,就算負盡天下,也絕不會負她。晚輩何以做任何事,但絕不包括讓她傷心。”

霜兒是他要寵愛一生的妻子,若是真的將她休離而改娶別的女人,就算她的毒解了,霜兒一輩子也不會快樂的。就如同他當日下定決心要追隨她而去說的那樣,一個人太苦,他們不要分開。

莫問仙並不被他的深情所打動,他的臉色更加陰沉,“你當真不再考慮?你該知道,你的妻子可只剩下兩天時間了。你真要爲了什麼狗屁誓言而眼睜睜看着她死掉?”

“若要霜兒傷心,那我情願陪她一起。”蕭亦宣態度堅決,沒有商量的餘地。

冷若言不耐煩的開口:“莫問仙,你長沒長腦子?人家是好男人那也只是對他的霜兒一人而言,他不喜歡你徒弟,就是娶了她,你徒弟也只能一輩子獨守空房!有你這樣把自己人往火坑裏推的師傅嗎?”

“還輪不到你來對我說教!”莫問仙眼底冰冷,他挑眉,看着蕭亦宣,“當真不再考慮一下?”

“晚輩還是那句話,絕不會負了霜兒。”蕭亦宣十分堅定。

莫問仙眼神冷冽,使勁一甩袖子,“那你就趕緊帶着你的愛妻滾出這裏,別再浪費我的時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