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此彼此

發佈時間: 2022-10-19 17:37:15
A+ A- 關燈 聽書

當時霜兒在他懷裏閉上眼睛,連呼吸也停止了,那一刻,他是真的打算隨她而去。幸好若言在關鍵時候趕到,他說,在幽夢毒發後,會有半個時辰的假死狀態。也正是這樣珍貴的半個時辰,幫他留住了霜兒。

回想起她離開那一刻的痛徹心扉,蕭亦宣更加擁緊懷中的霜霜,然後在心底告訴自己:

她還在。

冷若言靠在軟墊上,挑眉:“你也別謝我,畢竟她體內的毒還沒有解。我能幫你的,也只是爲她多爭取幾天時間罷了。”

幽夢這毒,他研究很長時間,可還是未能找到正確的藥方攻克它,這讓喜歡藥理的冷若言很是惱火。

“不管怎麼說,還是要謝謝你。”蕭亦宣如是說着。

只要能多爭取幾天時間,找到解藥的希望不就更大麼?

“嗯。”冷若言頷首,目光掠過他懷裏的霜霜,子夜黑的眼眸半闔着,劍眉輕蹙,“聽說莫問仙那老頭脾氣古怪,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出手救她。”

莫問仙被江湖人尊稱爲莫神醫,其醫術高明,沒有他治不好的病,救不了的毒。不過,此人性格乖戾,救人全看心情。他向來行蹤詭祕,又擅長易容術,這次能找到他的蹤跡,還真可謂是老天開眼。

這也許就是他們的愛感動了老天。

蕭亦宣深深凝視着霜霜恬靜的睡臉,服下冷若言抑制毒性的藥後,她的臉色也恢復了些紅潤,聽見冷若言的擔憂,他堅定的道:“我一定會讓他救霜兒的,無論需要我做任何事。”

冷若言搖搖頭,移開視線,盯着馬車的某處,輕嘲,“你還真是個情癡!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蕭亦宣笑着回道,冷若言像被人說中了心事,神色有些不自然,冷峻的臉上掠過一絲晦澀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若是當初他能像亦宣這樣堅定自己的心,那麼,是不是就不會失去她呢?

可時間不會給他重來的機會。

如今,他連她是否還在人世都不敢確定,又如何能奢望她能回到他身邊?

北夏皇宮。

燈火通明的御書房內,強大的低氣壓逼得人喘不過氣來。

蕭沐天坐在龍椅上,目光陰鷙的看着地上跪着三個丫頭,沉聲問道:“王妃中毒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水月擡起頭來,眼眶紅腫,顯然之前哭過很長時間,聲音也有些顫抖:“回皇上,王妃中毒是王爺說的,就是前些時候從宮裏回府的當天晚上,王爺就告訴奴婢們,王妃中毒了,要奴婢們都要瞞着王妃。這幾天王爺一直在派人爲王妃尋找解藥,但始終沒有結果,今天傍晚……傍晚的時候,王妃沒有解藥……就……王爺捨不得王妃離開……就……”

說到最後,水月已是淚流成河,哽咽的無法再繼續,水星和紫鳶也嚶嚶哭泣。

蕭沐天的劍眉緊蹙,心臟一陣抽疼,既是心疼自己的兒子,也心疼霜霜。那麼恩愛的兩人,竟然會遭受這樣的罪。

琢磨着水月剛剛的話,蕭沐天倏地眸色一凜,銳利的鷹隼寒光閃現,“照你剛纔所說,宣王妃是在宮裏中的毒?”

若是如此,那亦宣爲何不把這件事告訴於他?

“是。”水月堅定的點頭,“王妃在宮裏便說不舒服,當時以爲只是吃壞肚子,卻不想,王妃從下午就開始昏睡,王爺爲王妃診脈後,才發現,王妃其實是被人下毒了。”

聽到這裏,蕭沐天劍眉緊蹙,竟然有人如此大膽,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毒害人!

“那宣王爲何沒有將此事告訴朕?!”

水月抹了抹眼淚,踟躕一陣後,似是下了很大的決心,“因爲王爺已經派人查到了下毒的真兇,可王爺不想讓皇上爲難。”

爲難?

“你可知道真兇是誰?”蕭沐天震怒,難道是他身邊的誰?

他一定不會放過這個膽大包天的人!

“是淑妃娘娘。”

霜霜中毒後,一開始蕭亦宣的滿腹心思都在她身上,無暇顧及是誰害的她。當得知幽夢的毒難解後,爲能找到解藥,他冷靜下來,思考了整件事:霜霜中毒,只可能是在宮裏。再一細想,那天她吃的東西,都是他爲她選的,霜霜只是比他多喝了那杯茶而已。事情纔過去三天,以他的能力,要想查清楚是誰下的毒,並不是那麼困難。只是可惜,白雲汐那裏也找不到解藥。

既然他現在已經決定離開,自是不會讓害她的人有好下場。作爲幫兇的淑妃難逃一死,至於主謀白雲汐,她害過霜兒太多次,他先留着她的小命,等霜兒的毒解了之後,再找她好好兒算賬。

水月水星本就是蕭亦宣的心腹,而紫鳶也同樣忠心於霜霜,三個丫頭如今說的話,全都是按照蕭亦宣的計劃,等過了這段非常時期,會有人來接她們離開。

淑妃娘娘?!

蕭沐天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,他那麼寵那個女人,她竟然敢做出這等心狠手辣的事情來!而且傷害的還是他最疼愛的兒子!

“啪!”蕭沐天一拍桌子,那巨大的聲響,讓御書房裏每個人都嚇得心驚膽戰,“來人啊,把淑妃給朕打入天牢,明日一早,賜毒酒。”

安總管一驚,皇上只聽宣王府丫鬟的一句話,連審問都沒有,就下旨處死寵愛多年的淑妃,未免有些武斷了吧?不過,只要是和宣王有關的,皇上會如此,也屬正常。

淑妃有此下場,也只能怪她自己了,得罪誰不好,偏偏要惹到宣王,這不是明擺着自找死路麼?

不過他也不敢怠慢,天子動怒,那後果,可不是他能夠承受的。

“遵旨。”安總管躬身領命,然後帶着幾個宮人和禁軍,前往淑妃的寢宮。

此時的淑妃還悠閒的在聽着小曲兒,享受着富貴榮華,完全不知道,自己當初的仗義相助,已經爲她帶來滅頂之災。

說我虐的各位,從現在起,不會了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