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婚二

發佈時間: 2022-10-19 17:19:50
A+ A- 關燈 聽書

拽妃,算你狠大婚(二)

正廳內,賓客們早就等着新郎新娘的出現而。蕭沐天並未來這裏,三個兒子同時成婚,在時間上根本就安排不過來,他乾脆就都不參加。

“一拜天地。”

“二拜高堂。”

“夫妻交拜。”目光所能見到的,是他的祥雲靴。霜霜蒙着蓋頭,她雖看不到他的臉,卻能感受他的心情,脣角也忍不住上揚,彎出美美的笑靨。

傾身完成這一拜,正廳裏響起熱烈的鼓掌聲。

“禮成,送入洞房。”

喜娘扶着霜霜,跟在蕭亦宣身後,前往新房。

霜霜握着蘋果的手指收緊,今天她就嫁人了,這一切,感覺很不真實,就像做夢似的。

落霜苑。

他爲她精心準備的房間內,大紅的龍鳳紅燭正熊熊燃燒,好似新郎新娘的深情愛意。

霜霜與蕭亦宣並肩坐在精美的大牀上,兩旁手捧錦盒的宮婢一字排開。

喜娘上前,“請新郎用喜秤挑起喜帕,從此稱心如意。”

蕭亦宣起身,拿過喜秤,輕輕挑起她的紅蓋頭。

秀眉下,靈氣十足的眼眸華光溢彩,瀲灩動人,染了胭脂的脣瓣如同玫瑰花瓣,嬌豔欲滴,白淨的臉頰上有着淡淡的紅暈,幾分嬌羞,幾分俏皮。

蓋頭掀起,霜霜眸光望向眼前俊美若天神的男子,朝着他微微一笑,傾國傾城。蕭亦宣只覺得自己的心在那一刻,被狠狠地撞擊了一下,不疼,而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,就像一直缺失的那個地方終於被填滿了。

王爺與王妃深情對望是好,可還有禮節沒有完成,喜娘笑着上前,扶着蕭亦宣,讓他坐下。

“請新郎新娘喝交杯酒,從此,長長久久。”

蕭亦宣和霜霜執起白玉杯,眸光望着對方,瞳眸中,映着彼此的容顏,在美好的祝福下,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。

放下白玉杯之後,喜娘跪下,將兩人的衣服下襬繫了個結,“祝新郎新娘永結同心,早生貴子。”

王府的管家帶着丫鬟僕人們也隨之而跪下,齊聲道:“恭祝王爺王妃新婚大喜。”

“起來吧。”蕭亦宣淡然道,俊朗的眉宇間暈染着溫潤之氣,墨色的眼眸中漾着一池春水。

“謝王爺王妃。”

一切禮節結束,接下來,蕭亦宣就該出去答謝賓客,而霜霜則就要在新房內等待他回來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“霜兒,你在這裏等我,我很快就回來。”蕭亦宣握着她的手,柔聲道。

霜兒。

這個親暱的稱呼讓霜霜驀地臉紅,目光閃了閃,她微微頷首,“嗯。”

蕭亦宣笑意深深的凝視她一眼,然後就出了新房,一衆侍女也拜退,留下霜霜一個人在屋裏。喜娘出門前,在屋內點了薰香放在精緻的鎏金鏤空香爐內,淡淡的香味絲絲縷縷的在新房內散開,做好這些,喜娘的眼中掠過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,然後便關上房門,將空間留給霜霜一人。

冬日裏天很早就暗了下來,新房內,龍鳳喜燭靜靜地燃燒着,散發出明亮的光線,霜霜起身,慢慢在屋裏走動一圈。這座落霜苑,她早就聽紫鳶那丫頭說過很多次,今天親眼見到這裏的裝潢設計,霜霜心裏流淌着一股暖意。

蕭亦宣真的是個很細心,很體貼的男人,作爲丈夫的話,簡直完美得無可挑剔。

“叩叩叩。”輕輕的敲門聲響起,霜霜走到外室,“什麼事?”

“小……王妃,是紫鳶。”紫鳶黃鸝般聲音很動聽,其中難掩興奮。

“進來吧。”

紫鳶推開門,手中端着一個托盤,她將它放到桌上,笑眯眯地對霜霜道:“原本嬤嬤們說,按禮數,王妃應該等王爺回來時才能吃東西,但是王爺知道王妃從早上到現在連水都不曾喝過,所以就吩咐我先給王妃送些蓮子羹過來。”

霜霜在桌邊坐下,美眸看着面前的蓮子羹,脣邊帶着淡淡的笑意,紫鳶將勺子遞給她,說:“王爺對王妃真是好呢。”

霜霜微笑,不置一詞。

“小姐,哦不對,王妃,我先出去了,王爺他很快就會回來的。”一高興,她就忘了現在應該改口了,小姐現在已經是宣王妃了。

“嗯。”霜霜喝着蓮子羹,甜甜的味道,還有清新的蓮香,就像蕭亦宣身上的香味,很舒服。

紫鳶福身,隨即就退了出去。

一想到蕭亦宣就快回來,而今晚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,雖然說他們不會真的洞房,可只要想起他,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霜霜感覺自己竟然有些緊張,有些害怕他會回來。

爲了讓自己放鬆些,吃過蓮子羹後,她就走到窗邊,手指挑開貼着大紅囍字的窗扉。落霜苑外面裝飾着喜慶的紅綢以及大紅燈籠,皚皚白雪鋪滿一地,映着燈籠的光芒,別有一番美景。

漆黑的夜空難得能見到星辰,霜霜望着那輪冰冷的彎月,脣角噙着一抹冷笑。

灝王府,現在應該很熱鬧吧。

“禮成,送入洞房。”隨着司儀高亢的聲音響起,賓客們對這對新人投以最熱忱的掌聲以表祝福。

蕭廷灝身着大紅喜服,英俊朗拓,看着身側的白雲汐,眼眸中溢滿了柔情。

他終於實現了當年的誓言,娶她爲妻。可是,爲何他的心底總有一絲不安呢?

◆ttκā n ◆¢ O

“哥哥,這是一個姐姐讓我交給你的。”在他帶着白雲汐即將步出大廳時,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突然走了出來,她拉着蕭廷灝的大紅喜服的袖子,將一枚小小的玉佩舉到他眼前。

蕭廷灝劍眉微蹙,他垂下眼,在看清玉佩的那一刻,雙目豁地大睜,整個人都僵住了,腦海裏轟地一聲炸開,再也無法思考任何事情。在衆人驚詫的注視下,他顫抖地伸手接過玉佩,那溫潤的羊脂玉落到他的掌心,卻比寒冰還要凍人。

哇咔咔,乃們最期待的宣王丟掉羊皮,撲到霜霜馬上就要來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