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不及說我愛你

發佈時間: 2022-10-19 17:35:57
A+ A- 關燈 聽書

她身體裏的毒應該很嚴重吧?不然他爲何都不敢告訴她?

想着他每天寸步不離的陪在她身邊,還要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和她說笑,霜霜的心,很疼很疼。

爲了瞞住她,他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壓力?

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,無法看清眼前的愛人,霜霜擡手,想要觸碰他的臉龐,但此刻的她,根本沒有力氣做到這麼簡單的動作。

蕭亦宣見她哭了,心如刀絞,“是不是很疼?對不起霜兒,是我沒用,沒能爲你找到解藥,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”

蕭亦宣像個犯了錯而又無助的孩子,不停對霜霜說着對不起,一旁的三個丫頭都紅了眼眶,眼淚抑制不住的流了下來。

“亦宣……”喉間的鮮血終於止住,霜霜費了很大力氣,才能出聲,蕭亦宣聽到她如低低的呼喚,顫抖的手握住她冰冷的小手,包裹在手心中,想要把自己的體溫都給她,“霜兒,你先不要說話,好麼?若言馬上就來了,你再等一會兒,我會陪着你,你會沒事的。”

霜霜疲憊的闔了闔眸,自己的身體狀況,她是再清楚不過。現在她渾身冰涼,胸腔裏的氣血在沸騰,隨時都有可能再次吐血。

她知道,自己就快死了。

可是她不甘心啊。

她好不容易纔遇上亦宣,他們的愛才剛剛開始,她還想爲他生孩子,想要每一天都和他在一起,想和他一起看着孩子長大,想和他一起慢慢變老……

她答應過他,永遠都不會離開他。

如今,她是要失言了麼?

那亦宣該怎麼辦?

她還沒能爲他留個孩子,如果她死了,以後,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。

他要怎樣繼續活下去?

“亦宣,我冷,你,抱緊我……”霜霜有些痛苦的叫着蕭亦宣,她的生命在漸漸流逝,黑暗正逐漸的吞噬她。

她不想死,她舍不下她的亦宣。

蕭亦宣拉過錦被,蓋在她身上,更加用力的抱住她,“霜兒,好些了嗎?”

“嗯。”他的懷抱是她的避風港,是她此生的眷戀,望着他糾結在一起的眉頭,霜霜很想對他微笑,安慰他,可眼淚卻一直流個不停。

“我不想離開你。”

霜霜用盡全力對他說出心聲,蕭亦宣眼眶通紅,心痛得無以復加。

不久前,他們還幸福的在一起,他和她下五子棋,霜兒輸了卻不服氣,還跟他撒嬌耍賴。他們還討論了孩子,霜兒說,她夢見他們生了一對龍鳳胎寶寶,哥哥妹妹都很可愛。她說,希望這個美夢可以成真。她還說,亦宣,我們要好好愛他們……可此刻,他們面對的,卻是撕心裂肺的生離死別。

爲什麼老天要如此的殘忍?爲什麼要讓他的霜兒遭受這樣的痛楚?爲什麼明明給了他們幸福,現在卻要把它無情的收回?

“不會的,你不會離開我。”蕭亦宣忽然笑了,溫柔的與她十指緊扣,在她嫣紅的脣印下一吻,“霜兒不記得我說過的話了麼?即便是死亡,也不能將我們分開。”

他早就做好決定了,若是最終沒有辦法救回她,那麼,他會陪着她一起,無論是天堂還是地獄,他都不會讓她獨單一個人。

霜霜聽着他的話,心裏是甜蜜,是酸楚。

如果可以,她真的不想和他分開。可是,她也不捨得他做傻事。

“亦宣,不要……”

“霜兒,你忍心讓我一個人留在世上,日日夜夜承受失去你的痛苦嗎?”食指按在她脣上,蕭亦宣阻止她未說完的話,她想說什麼,他心裏都知道,“此生既已認定你,我就不會再愛別的女人,所以,請你不要對我這麼殘忍,好嗎?”

溫熱的液體落到霜霜的臉頰上,一滴接着一滴,灼痛了她的心。

亦宣爲她哭了。

是啊,若她不在他的身邊,往後誰來陪他?誰來讓他笑?誰來給他幸福?

而且,她是自私的。她不要亦宣會愛上別的女人,她不有一天他會忘記她,她不要和他分開……

霜霜用盡力氣,緊緊的與他十指相扣,那樣重的力道,是她的所有愛戀,“亦宣,你後悔過遇到我嗎?”

蕭亦宣露出專屬於她的寵溺微笑,鳳眸中是化不開的深情,他溫柔而堅定的道:“霜兒,我愛你,生生世世,愛你不悔。”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他曾說過,遇見她,是他一生之幸。

他的生命,正是有了她的陪伴,纔是完整的。

蕭亦宣深愛白霜霜,九死不悔。

霜霜笑了,依舊那麼美,那麼嬌,“亦宣,我們不要分開。”

“好。”蕭亦宣微笑,“我們誰也不可以放開彼此的手。”

“嗯。”眼淚無聲的滑落,那是幸福的見證。

蕭亦宣俯下身,輕吻住她被鮮血潤澤過的脣,將自己對她的愛,對她的憐惜,對她的不捨,全部都告訴她。

“霜兒,我愛你。”他的眼淚,滴落到她迷濛的淚眼中,與她的淚水融合在一起,再也無法分開。

視線倏爾清明,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臉孔,霜霜努力的睜大雙眸凝視着他,要將他的樣子刻進記憶深處,生生世世,都不會再忘記。

她擡起手,冰涼的手心覆在他的臉頰上,她想起來,她還沒有說愛他,再不說的話,這一世,就沒有機會了吧?

“亦宣……“她動了動紅脣,胸腔裏的熱血開始沸騰,她的時間不多了。

“嗯?”他握住她的手,包在掌心,放在脣邊輕吻,烙下他的深情愛意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唔……”她還來不及說出愛你兩個字,熟悉的腥甜再次上涌,淹沒了她還未說出口的愛意。

她的側臉貼在他的胸膛上,就像是每一次睡着了那般,恬靜美好,沒有一絲痛苦。蕭亦宣溫柔的爲她拂開額前散落的碎髮,脣貼在她的額頭上,柔聲道:“霜兒,等着我。”

殘陽如血,紅了誰的眼眸?傷了誰的心?

霜兒,我很快就會來陪你,記得,一定要等着我。

我哭了無數次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