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會沒事的

發佈時間: 2022-10-19 17:37:05
A+ A- 關燈 聽書

“廷灝,你住手!”白雲汐淒厲的喊道,她撲了過去,抱住蕭廷灝的手臂,淚流滿面的對他道:“別打了,別再打了。”

蕭廷灝看都沒看她一眼,毫不留情的揮開她的手,白雲汐跌倒在雪地上,看着瘋狂的蕭廷灝,心痛萬分。

他一直視顧炎爲好兄弟,可如今,只因爲顧炎說了一句霜霜死了,他就不念及兄弟之情的對他出手。

你對她的愛,真的深到如此地步了麼?

“廷灝,不要再打了。”白雲汐不怕死的上前,她知道廷灝現在是氣昏頭了,她不希望等他清醒的時候,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爲。

蕭廷灝不爲所動,白雲汐咬牙,拉着他的袖子,忍住眼淚對他微笑:“霜霜沒有死,顧炎是胡亂的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蕭廷灝終於停下,發紅的眼睛直直看着白雲汐,那樣複雜的眼神,讓白雲汐想要流淚。

“我說,霜霜她沒有死,顧炎只是和你開玩笑的。”蕭廷灝現在的情緒幾近奔潰邊緣,若是一再的刺激他,只怕他真的會承受不住,白雲汐唯有用此謊言暫時安撫他。

蕭廷灝眸光閃了閃,像是鬆了口氣,俊臉有一絲笑意,喃喃的道:“霜霜沒有死,她沒有死,她還活着……”

見起了效果,白雲汐朝顧炎使了個眼色,顧炎心領神會,慢慢的移到蕭廷灝的身後,白雲汐繼續開導他,“對啊,霜霜還在宣王府,她還在等着你去接她。”

蕭廷灝抓住她的手,力道大得驚人,他如同患了失心瘋,不斷的重複着:“霜霜沒有死,沒有死……“

顧炎忍住渾身傷痛,趁此機會,飛速點了蕭廷灝的昏睡穴,蕭廷灝無力的軟到在白雲汐懷中,脣邊還殘留着喜悅的笑意。

“王妃,以後該怎麼辦?”顧炎單膝跪地,十分憂心主子醒來後會如何。

白雲汐輕撫着蕭廷灝英俊的臉龐,眸中的淚水滴落到他的臉上,“先過了今晚再說吧,等明天廷灝的情緒穩定下來,再勸勸他。”

其實她的心裏完全沒底,看他剛纔的瘋狂就知道,他太愛白霜霜,她的死對他的打擊太過沉重,即便是他會輕生,也不意外。

可事已至此,誰也不能挽回,她只能走一步是一步。

繁華的中心街,看熱鬧的百姓紛紛跑出家門,朝城北的宣王府圍過去。

曾經是宣王爲向王妃表達愛意而修建的落霜苑,此時已經被大火吞噬,府裏的下人們七手八腳的想要救火,無奈有夜風的助威,火勢迅速擴散,染紅了宣王府的上空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

“皇上駕到!”隨着太監尖厲的嗓音響起,禁衛軍護送着皇帝的龍輦到達宣王府。

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擠在王府外看熱鬧的百姓一見皇帝駕臨,趕緊齊刷刷的下跪。

“平身。”蕭沐天匆匆下了龍輦,望了眼火勢沖天的宣王府內院,身形一顫,安總管眼疾手快的上前扶住他,“皇上,請保重龍體。”

宮裏接到消息時,落霜苑已經起火了,現在趕來,瞧着這熊熊大火,安總管暗自嘆息,就算有大羅神仙,也救不回王爺了。

“怎麼會這樣?!”蕭沐天怒吼,一衆人等立即跪下,“皇上息怒。”

“朕要去看看亦宣……”他不敢相信,自己的兒子就這麼沒了,安總管狠狠瞪了眼禁衛軍統領,責備道:“還不快跟上!”話畢,一揮他的拂塵,趕緊跟着蕭沐天進了宣王府。

落霜苑外,管家還帶領着下人們救火,蕭沐天一走進這裏,一股滾燙的熱浪迎面而來,赤紅的火焰燒得正旺,不斷有房樑坍塌砸到地上。

“你說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!”蕭沐天派人把管家叫道跟前,大聲質問道。

管家跪在地上,惶恐的回道:“回皇上的話,今日傍晚,王妃毒發離世,王爺吩咐所有人都不得靠近落霜苑。沒過多久,便有人發現落霜苑內着火了,老奴帶着下人們想要救火,可火勢蔓延太快,根本就沒辦法撲滅。”

管家說道後面已經開始哽咽,“一定是王爺捨不得王妃,所以,他纔會想不開,跟隨王妃一同離開……”

蕭沐天胸口急劇起伏,看着眼前的大火,目眥盡裂,他寒聲問:“王妃怎麼會中毒?”

“老奴不知,是伺候王妃的丫鬟說的。”

“把她們帶回宮中,朕要親自審問!”蕭沐天渾身都在顫抖,這時候,房屋的主樑已經被燒斷,全部掉落在地上,昔日華麗的落霜苑,已完全看不出原來的輪廓。

亦宣,你爲何要這麼傻!

蕭沐天痛心疾首,他知道兒子深愛霜霜,可沒想到,他竟然會做傻事。難道在他眼中,他這個父皇一點位置都沒有嗎?

“傳令下去,一定要找到亦宣和霜霜的骸骨!”蕭沐天厲聲道,安總管垂首領命。

既然他們如此相愛,那麼,就讓他們合葬在一起吧。

蕭沐天擡起頭,仰望着橘紅色的夜空,心底有個聲音在嘆息:

曉柔,連亦宣也離開我了,這是否就是老天對我的懲罰?

北極星高高掛在天幕中,永遠那麼閃耀,爲夜空下的路人指明前進的方向。

華麗的馬車上,蕭亦宣緊緊抱着懷中陷入昏迷的霜霜,手指輕輕撫摸着她光滑的臉蛋,那暖暖的溫度從指尖傳遞到他的心上,那麼令人心安。

“霜兒,你先睡會兒,我們很快就能找到解藥,你會沒事的。”蕭亦宣吻着她柔軟的脣,低低的對她訴說,儘管此刻的她根本就聽不見。

“我說,你能不能別在我面前這麼肉麻?”坐在他旁邊的冷若言冷眼看他,一副受不了的樣子。

蕭亦宣直起身,爲霜霜攏好披風,不讓她受一點寒氣,然後纔看向冷若言,並未理會他的抱怨,而是朝他感激一笑,“謝謝你,若言。”

希望來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