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很可憐

發佈時間: 2022-10-19 17:58:17
A+ A- 關燈 聽書

拽妃,算你狠

重城。

蕭亦宣看着莫問仙的飛鴿傳書,鳳眸冷鬱,斜飛入鬢的劍眉緊擰,修長的手指僵硬的彎曲,冷若言站在他身旁,子夜黑的眼眸掃過他手中的信紙,問:“霜霜出事了?”

莫問仙之前就通知過他們,已經順利進入灝王府,並且在霜霜身邊照顧她的安危。他傳回來的小心,一定是和她有關的。

“蕭廷灝帶着霜兒一同出征。”蕭亦宣艱澀的吐出這幾個字,如墨玉溫潤的眸底溢滿心疼與擔憂。

這個消息的確讓人意外,冷若言蹙了眉頭,“師父可有隨同她一起?”

蕭亦宣抿抿脣,語氣沉重,“莫前輩扮成丫鬟,跟在霜兒身邊保護她。”他仰首望着藍天白雲,才因重城一戰勝利而喜悅的心又被壓着塊重石,“可即便如此,我還是不放心她,路途艱苦,蕭廷灝又急着攔截我們,我擔心,她的身子會受不住。”

得知有孩子時,莫問仙就曾經說過,她的脈象很亂,要保住孩子,最好是靜養。如今她要隨大軍一同趕路,就算有莫問仙在旁照顧,他也不能安心。

如果孩子有事,他還能承受,可若是連霜兒也會有危險,那他會崩潰的!

“亦宣,你應該相信師父的能力,有他在,霜霜不會有事的,孩子也會平安

。”他頓了頓,眸光閃過遲疑,又道:“再說,蕭廷灝應該也不捨她受累,他把霜霜帶在身邊,估計也只是怕她會離開王府罷了,你千萬不能因此亂了方寸。”

狹長的鳳眸冷芒涌動,蕭亦宣額頭的青筋都可見到,他盡力控制住心中的怒火,朝蕭廷灝頷首,“你說得對,我應該冷靜,早些結束戰事,這樣才能接回霜兒。”

蕭廷灝,這筆賬,是該和你算清楚了!

“丫頭,快起來,把這藥喝了。”莫問仙端着碗黑乎乎的藥汁,叫着暖榻上昏昏欲睡的霜霜。

這輛馬車是蕭廷灝特意命人爲霜霜準備的,空間足夠大,由十二匹戰馬拉動,雖然行軍速度已經儘可能的放緩,但是霜霜還是有些受不了顛簸,沒出發多久,就像霜打的茄子,病懨懨的,一點精神也沒有。蕭廷灝知道這情況後,也是擔心不已,可現在只能前進,絕不能停下步伐。他只能祈禱,霜霜能夠安然無事。

霜霜皺皺鼻子,不情願的睜開眼,支起手肘坐起來,精緻的小臉呈現幾分病態的蒼白,聞着酸酸澀澀的中藥味,她蹙了蹙眉,卻沒有一點遲疑的接過來,全數喝掉。

有了這個孩子之後,她的身體大不如前,極容易疲勞,受不得累。最近幾天全身的細胞都很消極,對此,她很擔心,害怕孩子會有閃失,每天不管莫問仙送來的藥有多苦,她都一一接受,只求她和亦宣的寶貝能夠平安。

莫問仙看着她沒精打采的樣子,一向精明銳利得到眼中也流露着心疼,他如慈父一般拍拍她的肩,安慰道:“別擔心,有老頭我在,你們都不會有事的。再忍幾天,你就能回到孩子他爹身邊了。”

霜霜氣力有些不足,輕輕撫着腹部,勉強的對他笑笑,“老頑童,謝謝你,若不是你來了,說不定我都保不住他了。”

“嗯,你現在也別多想,好好休息就是。”莫問仙收起藥碗,打算拿出去,正在這時,蕭廷灝掀開簾幕,走了進來。

他的目光鎖定着霜霜,忽略掉莫問仙,徑直朝她走過去。才喝過藥,胃裏有些不舒服,霜霜背靠在軟枕上,閉眸調息。

“霜霜,今天有好些嗎?”蕭廷灝坐在她身旁,心疼的看着她蒼白的臉色,輕聲問道

霜霜依舊閉着眼,不想搭理他。

她一路上態度都是這般,蕭廷灝的心如被針扎,他伸出手,想要觸碰她,但是在距離她的側臉只有幾釐米時,手指僵在半空中,然後,他的手無力的收回,緊握成拳。

“我知道,你是在怨我,可我沒有辦法。”寂靜的馬車內,只有他低沉痛苦的話語聲,“我不想再失去你,所以,我只能把你帶在身邊,隨時都能看到你,我才能放心。”

“……”霜霜還是沒有接話的打算。

“再過不久,我們就要和冷月的軍隊交戰了,霜霜,你希望誰會贏呢?”他喃喃的問着,聲線透着幾分滄桑飄渺。這個問題,其實不用她回答,他也知道答案。

只是,他的心底總有小小的期盼,希望她會支持他……

“你贏不了亦宣!”霜霜睜開眼,琉璃般的眼眸晶亮無比,流溢着惑人的瀲灩光芒,她看着蕭廷灝,一字一頓的道,有着玉質清洌的聲音悅耳動聽,卻是寒了他的心。

蕭廷灝沉下眸色,俊彥陰鬱,“我絕不會輸給他!”

他霸氣的宣告,篤定萬分。

霜霜冷笑,絕美的容顏美得令人不捨移開視線,她說:“你很可憐。”

錯過卻要偏執的留戀,明知得不到還不肯放過自己,這樣的感情,卑微,可憐。

她一針見血的話,激怒了蕭廷灝,拳頭緊攥,眸中壓抑着風暴,他豁地起身,森冷無情的對她道:“我會讓你親眼看着蕭亦宣死在我的劍下,我要你永遠忘記他!”

霜霜清冷的面容沒有一絲波瀾,她重新閉上眼,不再看他。怒氣在胸腔裏肆無忌憚的橫衝直撞,蕭廷灝眉間蹙起一座山峯,他狠狠咬牙,“我不打擾你了,早些休息吧,有不舒服的,就派人通知我一聲,軍醫也會在外邊候着。”

深深看了看她,蕭廷灝憤然轉身出了馬車。

https://www.dragon1983.com/ 半糖言情